感覺的到直升機在慢慢下降,冰炎也沒多大興趣先看基地到底長怎樣,於是便直接坐到仍躺著的褚冥漾身旁。

下了直升機,將仍昏迷著的褚冥漾打橫抱著的冰炎頓時有些錯愕。

「這裡是...基地?」看著眼前一望無際的荒原,怎麼看都不像是有人居住的地方,更不要說是蓋基地了。

「不,這裡不是哦。」阿利笑了笑,指了指腳下踏著的荒蕪地面:「基地,在下面哦。」

「我們得先等一下,等他們確認完身分之後自然就會讓我們下去了。」夏碎環著手,這麼解釋道。

但當夏碎語音剛落,一陣怪異的嗡嗡聲便由遠而近的傳來。

因為早有防備,所以冰炎倒是沒受到多大驚嚇。

當嗡嗡聲一停歇,冰炎發現,他們三人所站立的地面開始迅速下陷。地面在吞噬他們。反射的想要跳開,但站在冰炎身後的夏碎趕緊按住他的肩膀,阻止他的動作:「別動,沒關係的。」

沒多久,冰炎等三人便完全被黑暗所包圍。即使如此,冰炎還是曉得。他們在下墜。

不知道到底過了多久,下墜的速度慢了下來,最後,他們三人穩穩地踏在地面上。

阿利一個彈指,周遭瞬間亮了起來。眼前,是一條石板地面的長廊,兩旁的牆壁掛著的火炬正燃燒著熊熊烈火。往身後看去,冰炎這才發現,方才他們三人是乘著一個類似電梯的東西下墜的。

「走吧,他們一定都在等我們。」阿利笑了笑,率先往前走。

「等等,要先把褚送到能讓他休息的地方。」叫住了阿利,冰炎低下頭看了看尚未醒來的褚冥漾。

「喔,差點忘記了。」轉過身來,阿利向前一步接過冰炎手上的褚冥漾:「我先帶他到醫護室去,夏碎你就先帶冰炎到大廳吧。」

「嗯。」點了點頭,夏碎便領著頻頻回頭的冰炎前進。

「他不會有事的,別擔心。米可蕥還有提爾他們都有跟過來。」頭也沒回,夏碎便丟了這麼一句話給冰炎。猜也知道他在擔心褚冥漾。

沒有回覆,夏碎倒是也不以為意,只是繼續帶著冰炎前進。

走了沒多久,便走到了盡頭。最盡頭的地方,是一扇大門。

直接推開了大門,夏碎側身好讓冰炎能夠看清楚裏頭的情況:「歡迎回來。」

裏頭很寬敞,周遭擺了些桌子椅子、正中央的地方是一個大大的壁爐,正燃燒著一盆火焰。

原本在大廳裡或坐或站的人們,在一看到冰炎後,所有的說話聲、笑語聲全都停止了。室內靜的只剩下壁爐中火焰燃燒的劈啪聲響。

忽然,一個聲音喊到:「殿下!是殿下!殿下平安無事的回來了!」

瞬間,人們有的喜極而泣、有的開始圍上前來,有的轉身跑入大廳最後頭的一扇扇門扉,急著要告訴其他人這個好消息。

「殿下!幸好您平安無事。」

「感謝上帝,殿下回來了。」

「歡迎您回來,殿下。」

依舊冷著一張臉,但冰炎的唇角卻微微彎起了弧度。

這些是,他所熟悉的、他的子民,他的朋友。

朝周遭的人們點了點頭,夏碎這才護著冰炎到大廳的最後方。

最後方的牆上,嵌著大約二十來道的小門。

推開了最左邊的那扇,夏碎示意冰炎跟著他進去那一人走都顯得狹小的走道。同樣是石砌地板的走道,兩旁還有一扇扇的門。

「這扇門後是大部分的人住的地方,目前大概就是兩間比較大的房間給有帶孩子的家庭一起使用,其餘的人則是分配睡大通鋪。」毫不意外的看到搭檔皺了皺眉,夏碎笑了:「我知道你不習慣跟別人一起,所以有另外替你準備房間。」

一直沉默著的冰炎這時才開了口:「萬一,我回不來呢?」

停下腳步,夏碎頓了一下,才回過頭:「你不可能那麼容易就回不來的。」語畢,也沒多看冰炎的表情,便逕自向前走。

夏碎,謝謝你。冰炎淡淡的勾了笑。

「到了,給你準備的房間。」在最後一扇門前停下腳步,夏碎用鑰匙開了門後,將鑰匙拋給冰炎:「看看吧。我、阿利、千冬歲、修狄還有伊多她們三個住對面那間。」

踏進房間,雖然稱不上大,但也不算小。

最牆邊還有個放得滿滿的書櫃,房間裡還有桌子和椅子。雖然不大,但在如此克難的情況下還能有這樣的房間已經算是特別福利了。

「謝了。」淡淡地到了聲謝,冰炎刻意撇過頭。

「別客氣。」竊笑著,夏碎說道。

「那麼,我們去下一個地方吧。」

接著,夏碎又帶著冰炎看著一道一道的門。餐廳、廚房、儲存倉、糧食庫、會議室,全都一應具全。

「喔,對了,醫護室在我們剛剛下來的那個地方的後面,等於這邊的反方向。晚一點,你再去看他吧。先去稍微休息一下,晚餐我再叫你。」笑吟吟的這麼說完,夏碎便逕自離開了。

這個夏碎一定是故意的....冰炎可以百分之百肯定這一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