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身上,一直有一種很好聞的冷香。

淡淡的,讓人覺得很舒服的味道。

你很喜歡,那種冷香。

 

 

「冰炎,」解決了任務,和委託人交涉完兩人在傳送回學院的途中,夏碎冷不防地叫了冰炎。

「怎?」隨意地問道,冰炎啟動了傳送鎮。

「你剛剛有吃什麼甜的東西嗎?」夏碎拿下白面具,臉上是溫和的笑意。

疑惑的看了夏碎一眼:「沒有。」雖然今天的任務難度沒有很高,但是保險起見,他也沒吃東西。

「是嗎?」在傳送鎮的光芒暗下的那一刻,夏碎揚起了有些惡意的笑。當然,冰炎沒看見。

「你身上有蛋糕的甜味呢!」話音剛落,傳送鎮便將兩人傳回了學院。

瞇起了眼眸,冰炎看著笑得很愉快的友人。他的那句話肯定沒那麼單純。

「那個甜味啊,很像褚身上的味道喔?」夏碎笑的瞇起了紫色的眸子。

「藥師寺夏碎!!!」冰炎怒吼。

「哎呀害羞了。」夏碎展開傳送鎮,肇事逃逸去了。

 

 

「漾漾~」輕輕推開了撲上來的喵喵,褚冥漾苦笑。

「喵喵啊...可不可以以後見面不要直接撲上來好不好?」上次被學長看到了結果就被抓回去......了一番。想到這,褚冥樣不禁打了個寒顫。

「欸喔是嗎?樣樣是怕學長誤會嗎?」退開了幾步,喵喵歪過頭,用著可愛的臉蛋如是說。

「呃...這...不...我是...」褚冥樣一時語塞,臉龐紅了起來。

「漾漾,你臉紅了。」在一旁的千冬歲很冷靜的推了推眼鏡這麼說道。這位同學你不講話沒人當你是啞巴啊!!真的!!

「對了漾漾~」喵喵忽然看著褚冥漾,咧開嘴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你身上有一種味道耶~」聞言,褚冥漾趕緊低下頭來嗅了嗅自己的衣服。

「沒有吧...什麼味道?」一頭霧水的看著笑得燦爛的友人,褚冥漾表示:果然火星人的鼻子就是不一樣。

「是一種淡淡的冷香喔!對吧千冬歲!」喵喵轉過頭詢問著千冬歲。

湊向前,千冬歲點了點頭:「真的,漾漾你身上有一種很好聞的味道。像是...」

推了推眼鏡,千冬歲說道:「精靈身上的那種味道,只不過淡了點。」

突然紅了臉龐,褚冥漾撇過頭,不去看兩位友人臉上燦爛到有點刺眼的笑容。

 

 

沒有距離的長時間接觸,就會染上對方的味道。

而太過習慣,所以都沒有察覺。

他的甜香、他的冷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