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窗外越來越大的雨勢,褚冥漾不禁嘆了口氣。

「漾漾,怎麼了嗎?」本來專注於報告當中的千冬歲聽見了友人的嘆息,抬起了頭。

「外面下雨了......我今天要怎麼回去啊......」褚冥漾哀號著,他今天是走路過來學校的,雖然說租屋處離學校並不算遠,不過二十分多鐘的路程還是要的。

同情地看了褚冥漾一眼,千冬歲放在一旁的手機忽然響起。

「喂?啊...夏哥...嗯?...不用麻煩了啦......好啦,我等一下就下去。」坐在一旁清清楚楚的完整聽完千冬歲電話的褚冥漾努力忍住翻白眼的衝動,開始將桌上的書分類,準備將不打算外借的書籍放回去。

「千冬歲,我說,你跟你哥可以不要連講個電話都那麼閃嗎?」待千冬歲將電話掛掉後,褚冥漾立刻提出了抱怨。要知道,千冬歲跟他哥雖然已經交往了三年多,但整個行為模式還是跟那種熱戀中的情侶一模一樣,常常閃瞎一票身邊的朋友。

「咦?有嗎?」看著一臉幸福但還不自知的千冬歲,褚冥漾再度嘆了口氣。

「漾漾,我...」千冬歲話還沒說完,便被褚冥漾打斷:「知道知道,你哥要來接你對吧?下去吧,然後趕快約會去吧。」

臉上一紅,千冬歲瞪了褚冥漾一眼:「真是的.....。」

「快下去吧,剩下的我拿去放就好。」調侃地笑著,褚冥漾抱起桌上一大疊厚重的書籍,朝著背起包包的千冬歲笑了下,便轉身走進書架之中。

看著友人離去的背影,千冬歲忽然勾起了一抹笑。

漾漾、大概不用擔心回家的問題了吧?

 

*           *           *

將書全部歸位,然後再辦好借書的手續後,褚冥漾揹著包包走下樓,一邊煩惱著回家的問題。

一到騎樓下,褚冥漾更加絕望了。

外頭傾盆的雨勢絲毫沒有減弱的趨勢,仍舊嘩啦啦的下著。

正當褚冥漾深吸一口氣,準備衝出去時,一個撐著傘的身影從遠處接近。

疑惑地望著那身影,直到來人接近了些褚冥漾這才看清楚──「學、學長?」

那人雖然只穿著簡單的白襯衫和牛仔褲,但卻絲毫不減那俊美男子身上的銳利氣質。

「就在想會不會有哪個笨蛋明明氣象預報說了會下雨,還沒帶傘,結果這裡還真的有一個。」冷哼了聲,冰炎站進騎樓,但沒收傘。

看著依舊毒舌的直系學長,褚冥漾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頭:「忘記了嘛......。話說,學長你怎麼在這裡?」

瞪了褚冥漾一眼,冰炎又哼了聲:「本來是要來借書的,不過看你一副被拋棄的流浪狗樣,我就先送你回去吧。」

盯著刻意撇過頭的學長,褚冥漾不禁笑了:「嗯!」

冰炎拿起傘,踏出了一步:「過來。」

褚冥漾便乖乖地躲到的自家學長的傘下。

由於之前曾經去過褚冥漾家,所以冰炎並不需要褚冥漾來指路,很快地便到了褚冥漾租的小公寓。

「學長...謝謝。」再掏出鑰匙打開門前,褚冥漾轉身,對著冰炎感激一笑。

「嗯。」再度哼了聲,冰炎一個轉身,銀色的長髮在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度,便再度撐著傘走進雨中。

正要進屋的褚冥漾看著冰炎的背影,忽然發現了一件事。

冰炎左肩的白色襯衫整個被打濕,變成了透明的,呈現出底下堅實的臂膀。

褚冥漾不禁心頭一暖。

 

*

「結果漾漾你怎麼回家的?」甫進門,千冬歲連外套都沒脫就笑得一臉促狹的湊近了正窩在沙發上看電視的褚冥漾。

「啊?學長說他剛好要去借書結果就先送我回來了。」莫名其妙的看著友人,褚冥漾微歪著頭答道。

「哦?是嗎?剛剛夏哥跟我說今天冰炎學長本來預定要待在家一整天不出門呢。」

「咦?」驀的紅了臉,褚冥漾推開笑的不懷好意的千冬歲:「那、那大概是他臨時起意的吧話說你趕快去換衣服啦──」

「誰知道?」笑著聳了聳肩,千冬歲終於心甘情願的停止了糗褚冥漾的行動。

 

*            *          *

欸嘿嘿大家好~~

這裡是將近半個禮拜(?)沒有出現的羽兒((踹#

然後在這樣那樣的決定之下,羽兒還是先寫了三十題的說~~

沒辦法,三十題太萌了啊啊啊啊啊啊((夠了#

所以咧,下次就是為愛而生優先更囉~~

那麼,就醬子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Quit
  • 悶燒的冰炎羞羞臉XD
  • 不悶騷他就不叫冰炎了XD((大誤

    琴羽兒 於 2014/10/01 20:24 回覆

  • 楠
  • 學長居然手腳比夏碎慢了三年多~
    嘖嘖 果然好悶燒~(竊笑)
  • 事實證明悶騷V.S.腹黑→腹黑完勝XDD((啥#

    琴羽兒 於 2016/10/14 22: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