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褚冥漾有個不太能算是困擾的困擾。

每天早晨,當他打開房門時,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在宿舍門前靜靜躺著的一束藍色的鳶尾花。

藍色的花兒用淡紫色的精緻包裝紙束著,靜靜的躺在地上。上頭還沾著些晶瑩的圓潤小水珠,很明顯就是剛剛才處理過。

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有半年之久。

也不能說是困擾,倒不如說是好奇的不得了。畢竟,誰會如此勤奮的每天早上放花,再怎麼想褚冥漾都不覺得會有人為他這麼作。一開始他的確是抱著會不會是放錯房間的心態啦,不過,褚冥漾很快就消了這個念頭。

因為,在最開始第二天的花裡頭,別了一張小小的卡片。上頭清清楚楚的寫著褚冥漾的名字,不過,因為是印刷字體,不是手寫的,所以褚冥漾也無從判斷。

雖說如此,但褚冥漾還是會小心翼翼的將花處理好,擺在房中。

不是沒試過提早起床想一睹這個送花之人的真面目,可是不論褚冥漾再怎麼早,花總是會在他打開門前便出現。

久而久之,褚冥漾就放棄了。轉而去詢問友人們,試著想要找出些蛛絲馬跡。

第一個詢問的,是同為醫學系的友人,雪野千冬歳。不過,千冬歳的反應卻大大的不如以往。

他只是嘆了口氣,然後拍了拍褚冥漾的肩,留下意味深長的一句話:「漾漾.....花記得好好收著。」

「千冬歳你哪裡不舒服嗎?怎麼覺得你今天有點怪怪的?」

「.......漾漾,有的事不要知道比較好喔,不然會被....喔。」

「.......」

第二個詢問的,是藥學系的學長,藥師寺夏碎。說真的,褚冥漾並沒有很期待在這個學長這邊得到什麼像樣的答案.....。

不出褚冥漾所料,夏碎看起來就是一副忍笑的樣子。

「褚...你加油吧。」輕輕拍了拍褚冥漾的頭,夏碎忍著笑如是說。

「.......」

第三個詢問的,是護理系的友人,喵喵。

「欸欸~~真的嗎真的嗎??好浪漫哦漾漾!!!!」喵喵一聽完,立刻興奮的抓著褚冥漾又叫又跳。

「呃....所以,喵喵,你有沒有....」

「漾漾!!!!!!這種時候就別多問了!!!喵喵一定會幫你的!!!」

看著喵喵亮晶晶的興奮眼神,褚冥漾在心裡大大的嘆了口氣。

第四個詢問的,也是同系的友人,萊恩。

「漾.....吃飯糰......」飄出來一下下之後又消失的萊恩如是說。

「.......」

第五個詢問的,是自家的魔鬼老姊。

「褚漾漾......你這白痴.....」褚冥玥殺氣騰騰的如是說。

「欸欸欸????」

「哼哼.....」看著一臉黑氣的褚冥玥,褚冥漾本能的瑟縮了下。

結果,就這樣問了二十多個人,根本沒有人的答案是有一點建設性的。

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褚冥漾倒是也沒真的有多失望。因為他根本沒有很指望有人能告訴他。

算了算,除了出差的安因教授跟賽塔教授之外,好像都問過了......。

不,還有一個人還沒有問到。

......呃,話說問他好像也不會得到什麼正經的答案就是了。

就在褚冥漾無比糾結的當下,迎面走來的,正是方才想到的,剩下的那個人。

他的直屬厲鬼學長,冰炎。

似乎和夏碎學長在商量什麼似的,冰炎的神情雖然仍沒多大變化但褚冥漾很清楚,冰炎似乎正被什麼事情困擾著。

抱著人都來了不如就隨便問問的心態,褚冥漾走上前和兩位學長打了個招呼。

夏碎點了點頭回應,笑的一如往常的溫文儒雅。而冰炎微微蹙眉,看著一臉欲言又止的褚冥漾。

「有什麼事嗎?褚。」最後是夏碎打破了僵局,微笑著問道。

「呃...學長,我有事情想問你。」抬眼盯著冰炎,褚冥漾一整個就是豁出去的悲壯表情。這句當然是事後夏碎的註解。

挑了挑眉,冰炎看了夏碎一眼。

夏碎則是非常識時務的笑著開口道:「我好像有東西忘在教室了,我回去拿一下。」語畢,轉身便走。

看了看走廊的人群,褚冥漾躊躇了一下後,猶豫的抬頭問冰炎:「人有點多......去我房間講吧?」

冰炎環著手,臉上沒什麼特別的表情,只點了點頭。

一進到褚冥漾的房間,冰炎第一個注意到的,便是窗邊那花瓶中的鳶尾花。

伸出手,輕柔的撫著花瓣,冰炎的唇角微微勾起。

端著兩個杯子從廚房出來的褚冥漾沒特別注意到冰炎的動作,走到他身邊將咖啡遞給他後,笑了笑,開口道:「學長你注意到啦?我要問的就是那個.....你知不知道是誰呢?每天都在我門前放花......。唉,不過你應該也不會知道啦......。」

「如果我說我知道呢?」

「我就說了你應該是不會知道......欸欸欸欸欸欸???學長你說什麼?你知道?」

轉過身看著一臉驚訝跟驚恐混雜在一起的褚冥漾,冰炎忽然起了惡作劇的念頭。

唇角微微勾起了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冰炎勾了勾手示意褚冥漾靠近。

「想知道嗎?過來。」

看著冰炎很明顯就事要捉弄他的笑容,褚冥漾本能的縮了一下,同時心裡好奇心跟動物本能開始拔河。

沒多久,褚冥漾便一臉赴死的悲壯表情湊近了冰炎。

「送花的人呢......」話音剛落,冰炎便手一伸,直接將褚冥漾扯進懷中。

「你覺得,還會是誰呢?」在褚冥漾耳邊輕笑著低語,冰炎滿意的看著臉紅到耳根子的褚冥漾。

「......我怎麼會知道......」被冰炎呼出的氣息和冰炎身上特有的冷香包圍,褚冥漾紅著臉掙扎。

「這麼明顯了還不知道?看來這樣還不夠啊......。」略帶戲謔的話音剛落,褚冥漾的腦子便當機了。因為眼前突然放大的那張俊美臉龐。

柔軟的觸感自唇上傳來,褚冥漾就這樣愣著,完全沒辦法反應。

直到冰炎退開,環著手勾起了唇角好心情的看著他,他才有了反應。

「欸欸欸欸欸?!!!!」

「比想像中還軟呢。」勾著唇角,冰炎舔了舔唇,發表了以上感言。

「你.......花......」看著一臉不知所措紅著臉的褚冥漾,冰炎又笑了。

「對,全部都是我送的。」

「............」褚冥漾完全當機了。

難得溫柔的輕輕將褚冥漾擁懷裡,冰炎低聲的輕笑了起來。

「不要笑了啦......學長.......」紅著臉,褚冥漾小聲的埋怨道。嘴上雖這麼說著,但他也輕輕的舉起手,環住冰炎的頸項。

「呵.....」

 

 

 

 

「其實你們大家早就都知道了對不對?!!!!」這是褚冥漾後來對所有友人們的興師問罪。

「嘛,因為看起來挺好玩的,所以就不說囉。」某笑吟吟的腹黑學長如是說。

「沒辦法,我們都被下了封口令嘛!」

「唉唷漾漾你就別計較了嘛!話說這真是可喜可賀的結局呢。」

「對啊對啊。」

看著諸位笑得燦爛的友人們,褚冥漾徹徹底底的無言了。

 

 

 

 

*        *       *       *       *      

嗨嗨大家好久不見惹((還敢講#

然後其實這篇是很早就構思好了可是一直沒時間放上來哈哈((笑啥#

嘛,總之打這篇的時後歷經了重重阻礙(?)不過它還是出生了((灑花

然後,感謝各位在這一學期完全沒更文的期間對羽兒不離不棄(?)www

真的超感謝你們的((鞠躬

最後是下一篇的更文時間:............羽兒也不知道哇哈哈((眾毆

羽兒會盡快更新的啦~~不過更短文還是長篇就不一定了哈哈((笑什麼#((廢話好多#

那麼,就這樣啦~

下篇見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安
  • 羽兒大大,求下一篇!
    我很喜歡有花的文,可以的話下次也把花語弄出來吧!
    很好看的說OwO
  • 應該會先更為愛那邊吧,應該(?)
    好的好的~~
    當初好像是為了神秘感(?)所以才沒放的((什麼鬼#
    下次會改的w
    謝謝你的支持哦((抱#

    琴羽兒 於 2017/07/30 21: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