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我們......分手吧。」低著頭,語調沒有起伏的敘說。冰炎並沒有看向褚冥漾。

「......好,我知道了,學長。」意料之外的回答使冰炎不禁錯愕的抬起頭,直接對上了褚冥漾帶著淡然笑意的夜色瞳眸。

「你不問原因嗎?」或許是過於錯愕,冰炎想都沒想便開口問道。

「為什麼要問?」一下子被褚冥漾微笑著的話語堵的無話可說,冰炎緊緊的抿著唇,焰眸比平時還要黯了許多。

沒有再多說什麼,褚冥漾靜靜的起身,將屬於自己的東西收拾好後,用傳送陣傳到了隔壁自己的房間。

看著褚冥漾的動作,冰炎卻將頭埋在書裡,連抬眼看看都沒有。

「那麼,我走了,學長。謝謝你。」褚冥漾朝著冰炎微笑著,甚至彎身鞠躬。之後,他轉身,走向門。

「......褚。」就在褚冥漾的手觸及門把的那一霎,冰炎倏地從沙發上起身,叫住了褚冥漾。

「是?」帶著和平時一樣的笑容,褚冥漾轉身,望著冰炎。

「......晚安。」縱然仍有千言萬語,終究只化為了這最無足輕重的一句道別。

「晚安,學長。」微笑著,褚冥漾打開了門,走出了冰炎的房間。

也走出了他的世界。

*         *           *

「我說,冰炎。」咬著牙,夏碎狠狠的拍在冰炎面前的桌上:「你給我收斂點!」

一個星期十座精靈古蹟、少說也有五間的教室,更別提那些上課被炸飛的同學們,提爾整天掛著一張哀怨的臉一有空就找夏碎埋怨,而夏卡斯就更不用說了,氣的暈了好幾回,還直接放了狠話說要多扣五倍的錢回來。

淡淡的瞥了夏碎一眼,冰炎歛起赤色眸子,一副就是裝沒聽到的樣子。

「夠了沒有,冰炎。」無力的問道,夏碎實在很頭疼。

詳細發生了什麼事他並不清楚,但是他知道,一定跟褚有關。因為最近褚冥漾和冰炎根本沒有碰面,至少在他和冰炎一起行動的時間內完全沒有。這對於冰炎來說簡直就是破天荒的挑戰,之前最高忍耐極限也只有七天又兩小時。他還記得在那次的任務冰炎在最後一個小時一邊咒罵著一邊直接放了咒術燒了整座妖靈出沒的村莊,然後便急著趕回學院。

「......」再度瞥了夏碎一眼,冰炎沒有說任何話,就只是靜靜的起身,靜靜的丟下陣法離開。

夏碎低低的嘆了口氣。

這是,風雨欲來前的平靜..........嗎?

 

 

褚冥漾最近很奇怪。

千冬歲察覺的到。雖然褚冥漾隱藏的很好,但是還是瞞不過千冬歲。

但千冬歲暫且沒有打算要戳破褚冥漾。

他打算靜觀其變。畢竟,事情的始末都還不了解,妄下定論的去找褚冥漾問大概也只會得到反效果吧。

但更奇怪的是,褚冥漾的奇怪只持續了三天。

使的本想發揮紅袍本領查清的千冬歲也只好作罷,只在暗中留意著褚冥漾。

最後,是在夏碎那得知了冰炎的情況後,千冬歲才敢稍微的推論出一些。

第一,最有可能,也是最不可能的狀況:他們倆分手了。

第二,大概是吵架之類的。

不過之前也不是說沒有吵過架......但那時漾漾也只是鬧脾氣的躲到千冬歲房間約莫三天罷了。

想來想去,最後在夏碎和千冬歲兩人的討論之下,還是由千冬歲直接去問褚冥漾。

於是,千冬歲還特地找了間原世界的咖啡廳,就是準備和友人來個「深度談心」。

點了杯咖啡後,千冬歲沉默的望著對座喜孜孜的挖著超豪華巧克力聖代的褚冥漾,猶豫著該如何開口詢問。

「千冬歲你怎麼了?表情很奇怪耶......不舒服嗎?」舀了一匙冰淇淋塞入嘴裡,褚冥漾擔憂的望著千冬歲。

「啊?沒、沒有。」想了想後,千冬歲乾脆隨便選了其中一個猜測問了褚冥漾:「漾漾,你跟冰炎學長怎麼了?」

「我?跟學長?」重複了一遍後,褚冥漾歪了歪頭,又塞了一口冰淇淋後揚起了淡淡的笑靨:「我啊,跟學長分手了。」

千冬歲愣住了。

除了褚冥漾臉上的表情使他發楞外,他那平淡無比的嗓音道出的話語也使的千冬歲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默默的啜了一口咖啡後,千冬歲蹙著眉問道:「你們倆個怎麼了?」

而褚冥漾的回答差點令他噴咖啡:「沒怎樣啊?就學長提分手,然後我說好這樣啊。」理所當然的語調說著,褚冥漾一直保持著微笑。

「你......」千冬歲覺得大概要天崩地滅了吧。還有,明明曾經如此相愛,千冬歲不懂褚冥漾為何現在能夠笑得如此的灑脫、如此溫柔。

「我怎麼了?」托著頰,褚冥漾歪著頭問道。

「漾漾,我......」才剛講了一個字,千冬歲便被褚冥漾的手機鈴聲打斷。

「啊啊抱歉,千冬歲。我今天臨時接到任務,得過去一趟,先走了喔。明天見。」語畢,褚冥漾匆匆將剩下的冰淇淋全部塞進嘴中,起身離開了店家。

嘆了口氣,千冬歲無奈的拿下眼鏡,揉了揉有些痠痛的眼睛。

..........這下可好。

 

 

 

 

「漾漾,你來了。」朝褚冥漾點了點頭,褚冥玥揮了揮手示意褚冥漾找地方坐。

「姊你要幹嘛啊?」乖乖的坐下後,褚冥漾好奇的詢問自家老姊,順道接過她遞過來的泡芙。

在褚冥漾的對面坐下,褚冥玥雙手抱胸,美麗的銳利眸子微瞇:「聽說你跟冰炎分手了?」

慢條斯理的吞下口中的那口泡芙後,褚冥漾才點了點頭。

蹙眉,褚冥玥望向自家弟弟:「誰提的?」

「他。」褚冥漾微微一笑。

一看褚冥漾的樣子褚冥玥一下子便怒火中燒,立刻站起:「我去找他。」

「姊,我沒事。」褚冥漾趕忙安撫褚冥玥,試圖阻止自家胞姐去教訓冰炎。

「分手是他提的,可是我也答應了。」

「為什麼?」瞪了褚冥漾一眼,褚冥玥坐下,等著自家弟弟的解釋。

「因為我愛他。」吐出這麼一句話後,褚冥漾喝了口水,微笑著繼續到:「因為我很愛很愛他,所以不想讓他被綁在我的身邊。這本來就是一段不會有結果的愛情,在當初我答應了學長的告白時,我就已經做好隨時離開他的準備了。」說著,褚冥漾像是想起什麼一般輕輕笑了起來:「在他身邊的,該是和他身分相襯、也能傳宗接代的公主,而不是我,可能會替他帶來不幸的妖師。」

「褚漾漾,把你的眼淚擦一擦。難看死了。」不知從哪拿了一張衛生紙,褚冥玥用力的拍在褚冥漾的臉上。

「咦......?我哭了?」看著眼前潔白的衛生紙被染濕,褚冥漾這才發現自己的眼淚流個不停。

「姊,抱歉。」吸了吸鼻子,褚冥漾沒再多說什麼,只是低著頭。

這是,在和冰炎分開後,他第一次示弱。

「大白癡。」低聲道,褚冥玥幾近無聲的嘆了口氣,拍了拍褚冥漾的頭,笨拙的將他的頭扳到自己肩上。

紫袍一下子便濕了一片。

褚冥玥能感受到水珠低落在她的肩膀上。

這是褚冥漾的事,她真的無法插手。只能像這樣,在弟弟哭泣的時候,給他一個能依靠的地方。

就算再怎麼心疼褚冥漾、再怎麼想去找冰炎算帳,褚冥玥也明白。這是她無法介入、幫助褚冥漾的地方。

 

*            *            *

「冰炎,」小心翼翼的喚了一聲冰炎,提爾的臉龐不若平時的嘻皮笑臉。

「如何?」原本閉目養神的冰炎睜開一隻血紅的眼眸,看著提爾。

「情況......沒有改善。」蹙著眉頭,提爾敲了敲手上拿著的報告資料。

「是嗎......?」再度閉上眼眸,冰炎的內心無比惱恨,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我們會努力的,這詛咒遲早有一天會破解的,你放心。」不正經的提爾難得的說話如此正經、如此信誓旦旦。

「...........」對於提爾的話語,冰炎沒有任何反應,只是沉默的閉目養神。

一切,都要怪他自己。

竟然如此不小心。

 

*            *           *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閉嘴#

羽兒回來惹WWW大家有沒有想羽兒啊?((有才怪#

然後就是上面起肖完了下面該來談點嚴肅又正經的事了((你也知道你在起肖

更新什麼的暑假仍然不確定,不過會開始緩慢的更新((這次是真的!!!!!((你說的話能信?!###

會先把這篇的續篇放完,然後再來就是開始更長篇。

為愛預估最多五十完結www((你確定?#

總之,這是個拼命填坑(?)的暑假((你確定?!##

最後,就是謝謝還看到這邊的你。

很感謝你們的支持,真的。

那麼,下次見ww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晴
  • 版主加油!!!!!暑假已經快過一半了,期待這篇後續!!!!
    學長是被下了詛咒才決定跟漾漾分手的?
  • 謝謝你的鼓勵哦www
    對喔......暑假已經過一半了......((躺##
    羽兒會努力生出來的!!!!應該啦......((眾毆###
    欸嘿w這個嘛......下篇揭曉www((你的下篇要到啥時##
    謝謝你的留言&鼓勵哦哦^^

    琴羽兒 於 2015/08/03 20: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