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證明羽兒沒有拋棄欄欄的打算,

趕快偷偷趁著月黑風高(?)的晚上,

來更新一個小短篇XDD

那麼,各位看官就敬請笑納啦w

*        *        *

「學長......」微微泛紅的臉蛋,含著水氣的夜色眼眸,櫻唇微張的吐著溫熱氣息,褚冥漾仰頭呈三十度仰角,拉住了正要離開的冰炎的衣袍。

「褚......」無奈的望著自家情人,焰色的眸子因為那副誘人模樣而被情慾薰得有些黯淡,冰炎的內心正在天人交戰。

壓?不壓?

「學長......」最後還是被褚冥漾的喚聲喚回了理智,冰炎迅速的抽回自己的衣袍,抓著褚冥漾的肩膀,大力卻溫柔的將他按回了床上。

「褚,你乖,先休息。」安撫的吻了吻他的額頭,冰炎替他將被子掖好,並在褚冥漾打算開口前堵住了他的話:「我知道你要什麼,所以你給我乖乖待著。」

說完,冰炎立刻離開床,轉身走出房門。

嗯,看來還是得距離遠點才安全。一面想著,冰炎迅速的張羅好一切需要的東西。

房內的褚冥漾無聊的盯著天花板。腦袋雖然是有些混頓不清啦,不過倒也不是那麼嚴重。

腦袋無聊的轉著轉著,除了偷偷的笑了下冰炎方才有些忍不住的表情外,褚冥漾順道轉到了另一件事。

學長剛說,他知道他要什麼......?

讀心?呃不對,之前就收回去了啊,那他怎麼知道的啊?

正當褚冥漾很嚴肅得思考著這件事的時候,門又被打開了。

「學長......」咳了聲後,褚冥漾試圖用比較不那麼沙啞虛弱的聲音叫了下自家學長兼戀人。

「嗯?」拿著一只托盤坐到床邊,冰炎將盤子放好後,塞了個杯子在褚冥漾手裡。

眼睛一亮,褚冥漾迅速的灌完整杯。學長果然神啊,連說都沒說就知道他渴了,而且還是他最愛的加糖檸檬汁。

在褚冥漾灌檸檬汁的期間,冰炎也手腳俐落的替褚冥漾貼上了塊退熱貼。

接過空杯,冰炎遞上了一碗清粥。

餓了的褚冥漾也沒客氣,接過就塞了滿嘴的粥。

「慢慢吃,又沒人跟你搶。」看著狼吞虎嚥的褚冥漾,冰炎不禁失笑。

依舊沒減慢吃飯的速度,褚冥漾鼓著塞滿了粥的腮幫子含糊不清的問道:「鞋長,尼總麼朱到偶要珊麼?」

「吞下去再說,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微微蹙眉,冰炎實在是不知道該笑還是該扁他。

努力的吞下嘴裡的東西後,褚冥漾開口問道,配上微微歪頭的疑惑表情:「學長,你怎麼知道我要什麼?」

冰炎一瞬間被褚冥漾萌的愣了三秒。

隨即用清喉嚨來掩飾,冰炎好笑的看著褚冥漾:「很簡單啊?」在回答褚冥漾的時候,冰炎順道又遞上了杯水。

「咦?你該不會.....?」睜大眼眸望著冰炎,夜色的眸子裡是掩不住的驚嚇。

「哼,我幹嘛特意去讀你那廢話一大堆的內心啊。」被褚冥漾的表情逗樂了,冰炎不禁勾起唇角。

「那、那....?」

「你的表情。你想要什麼都寫在臉上了。」笑著回答道,冰炎湊近褚冥漾,親暱的捏了捏他軟嫩的頰。

「有嗎?」摸了摸自己的臉,褚冥漾震驚了。

天哪要是真什麼事情都表現在臉上那不就麻煩了啊啊啊啊啊!!!!!!!!!!!

看著褚冥漾震驚的搞笑模樣,冰炎忍不住,噗嗤的笑了出來。

「別擔心。」再度湊近褚冥漾,冰炎刻意壓低了嗓音。

「你的所有表情,只有我最清楚。」語畢,冰炎順道咬上了褚冥漾的耳垂。

「學長!」驚呼了聲,褚冥漾一下子便紅了臉。

「呵。臉紅了,真可愛。」

「是學長犯規......」

 

就算收回了讀心術,他仍舊能知道他要得到底是什麼。

因為,他總是注視著他、守護著他。

一直。

今後,也會繼續下去的吧。

不需要讀心術的讀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