皺著眉回到了褚冥漾房間,千冬歲坐上褚冥漾的床沿。

出神的望著褚冥漾的睡顏,千冬歲嘆了口氣,輕輕觸碰他因發燒而微紅的臉頰。

為什麼呢......明明是個這麼虛弱的孩子,為什麼什麼事情都落在他的身上呢?

溫柔的替他掖好被子後,千冬歲正要起身離開時發現了異狀。

褚冥漾的臉上流下了兩行淚。

他蹙著眉,櫻唇微張,喘著氣。臉上表情哀傷的幾乎令見者落淚。隨著他的淚不停的流,他那被濕透碎髮遮掩的白淨額頭開始漸漸的浮現了黑色的印記。

千冬歲咬緊了唇。

撥開黑髮並探身靠近細察了印記後,千冬歲更加用力的咬住了唇。

輕柔的替他拭去了淚水後,千冬歲將手覆上了褚冥漾的額。在兩人肌膚接觸到的那瞬間,千冬歲感覺到一陣刺骨的寒意。咬牙忍住那種令人麻木的寒冷,他努力的繼續著動作。

銀色的法陣光芒照亮了黑暗的房間。繁複的陣法發著光,在千冬歲的驅動下慢慢的在褚冥漾的額上方轉動。

黑色的印記一點一點地被銀色法陣慢慢的吸收掉,猶如磁鐵吸著鐵屑般,不過整個速度放慢了大約一百倍。

等到黑色印記淡成幾近看不見的透白色,千冬歲才將手從褚冥漾額上緩緩的收了回來,隨後,他保持著最後一絲控制力才倒在褚冥漾房裏的小沙發上,沒有直接倒在褚冥漾的床上。

連抬手抹去額頭上汗珠的力氣都沒有,在意識漸漸模糊之前,千冬歲硬擠出最後一絲力氣將印記的圖像用術法傳出去。

最後,他昏了過去。

*

「小玥!」然一改平時的淡然從容,拉著辛西亞就直接衝進了褚冥玥的房間,急得連門都是整個踹開的。

「幹嘛?」惡聲惡氣的轉頭看著破壞房間門的罪魁禍首,褚冥玥把視線從方才一直研究著的書籍裡轉向然,然後硬生生吞掉了正要繼續罵的話。

在看到然鐵青的臉色還有汗濕的衣襟後。

「出大事了!」然從手掌映出影像,投射在兩人面前。

褚冥玥登時瞪大了眼眸。

辛西亞不可置信的摀住了嘴:「這......!

「我們得立刻見到漾漾。」起身,褚冥玥努力保持著語氣的冷靜。可是仍舊洩漏了些許的慌亂。

「另外,這是誰給的?不可能是漾漾自己。」方才差點倒下的辛西亞被褚冥玥拉著,稍稍冷靜下來後提出了疑問。

「雪野家的少主。」領著兩人快速的往外走,然一面回答一面握緊了拳。

「我們必須盡快見到他們兩個。後來千冬歲那小子還有連繫嗎?」褚冥玥搶先然一部打開了車門,坐上駕駛座。

「沒有。還有,我來開。妳現在不穩定。」然一把抓住了褚冥玥有些顫抖的手正要發動車子的動作。

「不。」褚冥玥甩開了然的手,發動了車子。「上車或留下,我想你應該也很著急。」

......」然抿了抿唇,坐上了副駕駛座,同時繫緊了安全帶。

後座的辛西亞早就將自己綁在椅背上了。

一踩油門,車子脫韁野馬般衝了出去。

一路無視速限的狂飆使得褚冥玥他們一行人非常迅速的到達了褚冥漾他們的租屋處。

然掏出備鑰開門,三人立刻奔進褚冥漾的房間。

拍開電燈,然立刻下了指令:「你們倆一個去看漾一個去看千冬歲。」

燈光照耀下,床上的褚冥漾臉色蒼白,但躺在一旁的千冬歲臉色也沒好到哪去,而且兩人都還在冒著冷汗,上衣幾乎都濕了。

辛西亞非常自動的往千冬歲的方向移動,因為她深知褚冥玥肯定會先行查看她的寶貝弟弟。畢竟,她經歷過的已經太多了,多到已經令她厭倦。珍惜的事物也被磨到只剩下一個人而已。所以,她絕對會盡自己最大的能力來保護褚冥漾,就算死亡也在所不惜。

但,才將手搭上千冬歲的額後,辛西亞皺起了眉。

「然!」

正和褚冥玥一同查看褚冥漾狀況的然立刻起身走到辛西亞旁邊:「怎麼了?」

「你們有在漾漾身上發現印記嗎?」

「沒有。」然搖了搖頭,看向正在褚冥漾身上放著治療術法的褚冥玥。

「恐怕,是這孩子替漾漾暫時處理了印記。」收回手,辛西亞皺起的眉沒鬆開。

「吸收嗎?不、那印記不能吸收......所以是......」想到了可能,然只覺得他的頭又開始痛了。

「替代。」一旁已經處理完褚冥漾狀況的褚冥玥也聚了過來,替然說出他不肯說的可能性。

「漾漾沒事了嗎?」暫時從問題抽出,然仰頭看向站著的褚冥玥。

「嗯。不要緊了。只是因為記憶稍微漏出了封印還有不知道什麼東西開啟了一小部分的印記而引起的身體不適。不過幸好千冬歲有先簡單處理過了,不然情況可能會更糟。」褚冥玥望著自己躺臥在床上的弟弟,鬆了口氣。

「話說回來,所以千冬歲這小子自己用自己的力量替代了印記的那部分力量?」褚冥玥同樣蹲下身子察看已經被辛西亞稍微治療過的千冬歲。

「照我剛剛碰觸所感覺到的,事情八九不離十。」肯定的頷首,辛西亞取來毛巾替千冬歲擦拭滿頭的汗水。

「怎麼辦?然。」看著家主按著太陽穴的頭痛神情,褚冥玥大概也想得到然現在頭有多大。

「妳知道該怎麼辦。」抿唇,然用力的閉上了眼。

事情還是走到這步了。

「嗯。」點了點頭,褚冥玥示意然和辛西亞先出去。

點上千冬歲的額,褚冥玥指尖下散出了白色的法陣。純粹的白。

白色的法陣緩慢的轉動著。

然後、一點一點的轉為黑色。

她能肯定千冬歲這傢伙知道些什麼,才會這麼做。

因為一旦這麼做了,從此以後,他會和褚冥漾形成某種連結。

他們不能允許也不願看見這種事情發生。

那違反一切。

嘆了口氣,褚冥玥將已經全黑了的陣法收起,並將其在她的指尖上凝結成了一顆彈珠般大小的黑色球體。

起身走向褚冥漾,她再度深深的嘆了口氣。

接著、將黑球重新點上褚冥漾的額。

黑球毫無阻礙的融入。

 

 

 

*

久違得更新www((還敢說#

這集進入了一點主軸所以長了點還請大家見諒www

好嘞下次嘛、就視情況更新囉w((眾毆

反正就是看禁斷跟為愛哪邊有靈感啦嘛哈哈((#

那麼,最後一樣,

謝謝各位看到這邊,

雖然真的很久沒更新了

不過真的很謝謝還繼續留在這兒的你們

羽兒一定會繼續努力的!!!!

謝謝大家((鞠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