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被拉出了醫護室,阿利一頭霧水的急忙跟上前方悶不吭聲,步伐飛快的夏碎。

忽然停下了腳步,阿利一個猝不及防直接撞上了夏碎的背:「你吃錯藥啦?」捂著被撞得有些疼的鼻子,阿利抗議的問道。

「小聲點。」終於開口的夏碎一臉煩躁,把友人拉得更靠近了些並順手佈下了隔音結界。儘管他們已經身在鮮少人會經過的基地邊緣。

「怎麼了?」注意到夏碎的臉色和動作,阿利也嗅到了一絲不對勁。

「那個冰炎帶回來的小傢伙......來頭可能非常的不簡單。」臉色凝重的說道,夏碎蹙眉,薄唇抿緊。

異於常人的恢復能力、聽的見聲音的守護靈、在營救時對方的提出的交換提議。

再再顯示著那名瘦弱少年的特別。

「什麼意思?」機警的捕捉到夏碎話裡的警戒,阿利追問。

「......我不知道,」夏碎低聲的道,引來了阿利錯愕的表情:「啊?」方才說的神神祕秘,現在卻又一副猶疑不定的樣子?

「我還需要再查,不過看起來暫時應該是無害的。」同樣低聲的道,夏碎思考著:「所以,你先別告訴冰炎,只要好好的注意那小傢伙就行了。別有太大的動作免得露餡。」

頷首,阿利也微蹙起了眉。

冰炎、難道這次看走眼了嗎......?

 

*          

「怎麼了?」儘管燈光昏暗仍眼尖的注意到對方臉紅,冰炎連忙關切的詢問,深怕對方又有什麼不適的狀況。

「沒、沒事。」悶聲說道,重新躺下,褚冥漾把頭埋進被子裡,只剩墨黑的長髮如流瀑般舖在潔白的被單上。

有些疑惑的盯著有些怪異的褚冥漾看了一會,冰炎又再度把注意力放回了書本上。

兩人就這樣沉默著。

直到敲門聲打破了一室的寧靜。

阿利探頭進來,臉上依舊是溫和的微笑:「吃晚餐囉。」

應了聲,冰炎看了眼還把自己埋在被子裡的褚冥漾。

「褚?」

「我不餓,你去吧。」從那鼓起的潔白被褥裡傳出了褚冥漾悶悶的聲音。

又等了一下,看褚冥漾真的沒有要出來的意思,冰炎這才放棄等待,轉身準備離開。

「我等等再幫你帶點東西吃。休息會兒吧。」在關上門前,冰炎輕聲的朝房內說道。

回應他的只有一室沉寂。

輕輕的嘆了口氣,他帶上了門。

 

*

等到確定阿利和冰炎的腳步聲走遠後,褚冥漾才翻身坐起。

閉上雙眸,他伸出了手,翻開手掌:「米納斯。」

「吾主。」輕柔的鈴鐺聲響起,隨即是好聽的女人聲音。有恭敬、關切、還有感激。

「能幫我嗎?」空氣中幻化出了一個水色的女人形體,褚冥漾凝視著那位女性。

「是?」微低下頭,米納斯說道。

「別透露我現在的位置,麻煩你替我傳個訊息給姊姊,告訴她我現在很安全,不過暫時不能回去,會找機會脫身離開的。」握緊雙手,褚冥漾垂著眼眸。

「謹遵吩咐。」溫柔的輕觸褚冥漾的髮,米納斯隨即消散在空氣中。

「.......願能一切平安無事。」在胸前雙手交握,褚冥漾喃喃唸道,再度縮回了被窩。

*

感覺禁斷進度蠻快的哈哈哈

一下子就快要見父母了((啊不是#

總之,這是好久沒更的禁斷w

謝謝願意看到這裡的你,

也謝謝你支持到現在。

那今天就先醬子啦~

下集預告:不固定更新!((喂#

感激大家的不離不棄,

會繼續努力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亞
  • 大大加油喔~
  • 謝謝你的鼓勵哦~

    琴羽兒 於 2016/08/08 19: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