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敲了敲門,女子恭敬的彎身鞠躬。

「有消息了嗎?」看向跟在褐髮女子身邊的黑髮女子,青年蹙著眉,臉龐上是掩不住的焦急。

黑髮女子看了一眼褐髮女子後又將她那有些凌厲的視線轉向坐在上位的青年。

「我還有點事,先告退了。」褐髮女子非常識時務的又行了個禮後,轉身離開了大殿。

「說吧。」青年揮了揮手,示意黑髮女子走向前些。

「......」儘管大殿已經有嚴密的防備措施,女子還是謹慎的又佈下了一層結界:「我接到了漾漾的傳訊。」抿了抿唇,女子看著上位的青年展開的笑顏,毫不留情的再度開口:「可他叫我們等他自己脫身回來。」

青年清秀的臉龐一下子又垮了下去。

見青年如此,女子冷冷的譏諷了句:「家主大人,麻煩您學下如何隱藏情緒好嗎?要是被外頭知道我們家主是個喜怒溢於言表的傢伙肯定會被好好關照一番的。」語畢,女子還特地行了個禮。

「咳嗯。抱歉。」老實的承認,青年笑的溫和無比,不過女子還是嘖了聲。因為她知道他一定又再打什麼鬼主意。

「然後呢?」正色問道,青年微微向前傾的動作表現出了他的急切。

我現在很安全,不過暫時不能回去,會找機會脫身離開的。」複述了次守護靈帶來的話,女子垂下了眼眸:「我有問他在哪,可是他的守護靈好像被他吩咐不能告訴我們。」

「人平安就好......只不過,為什麼他要我們不要找他呢?」撐著下顎,青年喃喃自語的道。

「誰知道。」女子冷然的回了句,轉身便要離開。

「欸,等等。」喊住了握上門把的女子,青年又恢復了方才的溫和笑容。

「幹嘛?」絲毫沒有尊敬之意的應了句,女子只有停了動作,連轉身都沒有。

「想辦法連絡上漾漾,告訴他我給他三個月的時間。」笑咪咪的說完,青年便目送著一聽完立刻開門離開的女子遠去。

等女子走了半晌,青年笑意更深。

「那麼,告訴我吧,漾的大概位置。」端正了坐姿,青年帶著一抹溫和笑意,翻開了手掌,輕聲的道。

 

*

「麻煩妳了。」將方才青年的話轉述給仍在自己房間等著的守護靈聽,女子語氣不若和青年說話時那般尖銳,反倒溫和了許多。

「是的。」正當水色的女人要消失時,女子忽然叫住了她。「等等。」

「是?」微歪著頭,女人水色的身影忽隱忽現。

「告訴那個臭小子,然很擔心他。別輕舉妄動、別感情用事、別透露太多。還有、我們在這兒等他回來。」女子雖然冷著臉,但女人聽著卻漾出了一抹溫柔的笑意。

「我會確實傳達的。」朝女子微微頷首,女人的身影在空氣中一下子消失無蹤。

「臭小子。」喃喃的碎唸了句,女子看向擺在床頭的一張裱框相片。

裡頭的黑髮少年被和他有些相像的黑髮女子從後頭環抱著,雖然女子一臉不情願,但少年卻笑得燦爛無比。

唇邊帶上了些許溫柔,女子翻身躺上床。

用手遮著眼眸,她深深的吐了一口氣。

願他能一切平安的回到這裡。回到他們身邊。

 

*

「是嗎?」臉龐綻開了燦爛笑意,褚冥漾拉著米納斯的手:「謝謝妳。」

溫柔的用另一手摸了摸褚冥漾的頰,米納斯微笑著頷首後,便消散在空氣之中。

「三個月......」垂下了眼眸,褚冥漾咬了下唇。

有點不夠呢......不過這樣已經很寬容了。

對於他這個雙手沾滿鮮血的人來說。

 

*

喔耶今日二更w

禁斷進度真得好快啊啊啊啊啊啊((別叫#

不過這個真的是沒挑戰過的類型呢~

希望最後不要越寫越偏啊哈哈哈.......((喂#

那麼,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我們下次見囉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