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某些原因,褚冥漾本身有著絕佳的恢復力,身上那些慘不忍睹的傷口大概在兩個星期內就痊癒的差不多了,只留下一些淡淡的疤痕。而那個被安地爾烙上的印記雖然還在,但也被提爾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稍微去掉了一點痕跡。

儘管他恢復得很快,但在冰炎的堅持之下,他還是乖乖的在醫護室躺滿了一個月。

而在這段時間,縱然身體還未復原,但冰炎堅持重新接手原本那些該他管理的事務,導致了有部分時間他無法陪著褚冥漾,只好由夏碎和阿利等人來看顧。

獨處時,不管是夏碎還是阿利都依然是褚冥漾一開始認識的溫和大哥樣,態度上完全沒有改變。對於之前的話,他們也全都絕口不提。

褚冥漾幾乎要以為那天的談話只是他太過擔心的幻想了。

不過,兩人試圖隱藏的那份戒慎小心還是輕而易舉的被褚冥漾給讀懂了。

對於這種狀況,褚冥漾只能苦笑嘆息。

他本就知道他們不可能完全相信他,就算他親口解釋也給他們親眼看了證據。

可,還是有點兒難受。

搖了搖頭甩掉想法,褚冥漾牽起嘴角對於自己的天真苦笑了下,整理好情緒後,他坐起身,不意外的看見了那抹熟悉無比的身影。

「醒了?」一如往常的,冰炎轉身,在褚冥漾打招呼前就率先勾了笑發話。

「嗯。早,冰炎。」回以一笑,褚冥漾起身下床,離開去盥洗。走回來後,依舊不意外的看見冰炎已經備好早餐在桌上並坐在一旁等著他。

朝褚冥漾指了指食物,冰炎又將視線移回了手中的書裡。

「冰炎?」咬了一口吐司,褚冥漾疑惑的看著冰炎。往常兩人都會共進早餐的。

「你吃吧。我還不餓。」紅眼瞥了一眼褚冥漾後,又轉回去。

默默的咬著吐司,褚冥漾很小心的打量著冰炎。

不知為何,他感到一股沒由來的不安。

心臟悶悶的,好像被揪緊了般難受。

多心了嗎?

喝完最後一口牛奶,褚冥漾一邊收拾著桌面,一邊垂著眼眸暗自思索著。

忽然,門被大力的推開了。

冰炎倏地起身,焰色的眸子目光銳利:「什麼事?」

夏碎一進門後瞥了褚冥漾一眼,面色平淡,也不說話,拉了冰炎就走。

等到確定走出能被聽見的範圍後,夏碎壓低了聲音,一邊領著冰炎往大廳走一邊說道:「外面被包圍了。安地爾不知道怎麼探到了我們的據點。目前知道的只有高層,我們不希望造成大家的恐慌。看他們的狀況再沒多久我們設在上方的保護結界很快就會被破壞。情況不甚樂觀。現在呢?」

「他說過他會再來。」沉思了半晌,冰炎環起手,一點都不意外的挑了挑眉:「倒不如說他拖這麼久才找到讓我有點吃驚。」

「吩咐下去,封鎖一切消息別讓一般百姓知道,伊多他們三兄弟留守基地,其餘戰力跟我上地面。所有醫護人員就位以防萬一。」冷靜的指揮下去,冰炎抿唇,語氣冰冷。

「褚呢?」一邊將訊息傳遞出去,夏碎忽然想到了那個不知道是不是冰炎故意忽略的人。

「───就留在醫護室,什麼都別告訴他。」焰色的眸子閃了下,隨後立刻下了指示。

「嗯。」穿過大廳兩人來到會議室,裡頭滿滿的坐了人。一見到兩人出現,所有人立刻起身。

焰眸環視了整間人一圈,他開口,嗓音低沉有力:「我想應該不用我說上去地面之後要做什麼了。」走至會議桌最前端,他用力的拍在桌面上。

「所有人,給我活著回來。」

「遵旨。」整齊劃一的應聲迴盪在小小的會議室內,冰炎看著眼前做著同樣動作的人們,勾了一抹淡到幾乎看不見的笑。

很好。

啟動了陣法,在光芒籠罩住室內的同時,冰炎閉上了眼眸。

希望,能再一次讓所有人都全身而退。

 

*

「冰炎呢?」一看見提爾,褚冥漾立刻從床上起身。

雖然仍是一副嘻皮笑臉樣的御醫,但褚冥漾就是看得出來。這個嘻笑是刻意裝給他看的。

「冰炎小親親他去處理一點事情,待會兒就回來。」和褚冥漾解釋道,提爾一邊翻箱倒櫃一邊開始和褚冥漾東扯西扯的閒話了一堆。

不對勁。

看著醫護室中越來越多人來來去去,褚冥漾微微蹙起眉。

一切事情都不對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