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裡,一直住著一個人。

他知道。

一直都知道。

他在。

*

風沙過了一陣子才停歇。

土灰色的沙塵漸散,顯露出一個嬌小的人影。緊盯著那人影,冰炎不自覺的屏住了氣息。

忽然,空氣中傳來了一陣威壓。

那種威壓壓得連冰炎都不得不彎下腰,更別提後面的夏碎等人了,早已全跪倒在地。瞥了一眼離自己不遠的安地爾,冰炎看見他也一臉凝重,微微彎下了腰。

那是一種,純粹的力量威嚇。

冰炎忽然看見了褚冥漾。

儘管沙塵仍未完全散去,但他就是看見了他。清晰無比。

白色的衣袍獵獵飛舞、墨色的長髮如瀑、襯得他面容潔淨如玉。清秀的臉龐上勾起了一抹笑,墨色的眼眸也不若平時的溫和,無比冰冷。

那抹笑容,與其說是微笑,倒不如用冷笑來形容還比較正確。

一抹和褚冥漾原本溫潤如水的氣質一點都不符合的冷笑。

看著褚冥漾,冰炎打從內心開始微微顫慄了起來。

這個人,不是褚冥漾。他們只是長得像罷了。他不會是褚冥漾。咬緊了唇,冰炎兀自想著。

從那漂亮的臉龐發現了冰炎的想法,仍未散去型體的米納斯冷哼了聲,但沒有說任何話。

「是你放棄了全身而退的機會。」褚冥漾笑著,往前踏了一步。

「一如傳聞中強大啊。」讚賞的笑了笑,安地爾環手,從容得站在原地。「不過能不能全身而退還得看情況。沒交手過誰知道呢?」

語畢,他一瞬間便來到了褚冥漾面前。手一揚,銀色的針如雨般朝褚冥漾射出。

漂浮在冰炎等人上方的米納斯只是淡靜的揮了揮手,隨後所有的針便撞上了一堵牆般紛紛落下。同時間,褚冥漾翻手揮出了一把黑色的匕首,腳一蹬便直直的貼上了安地爾。

一邊的安地爾也不是省油的燈,立刻揮手格開褚冥漾這一擊,但整個人後退了一大步。很顯然,這一擊是褚冥漾占上風。

沒有放過這個機會,褚冥漾緊追而上,趁著安地爾仍未站穩腳步之時又發動了猛烈的攻勢。

過了幾招後,安地爾漸漸的落了下風。畢竟方才和冰炎交手喪失了部分體力,現在還要應付褚冥漾就已經有點勉強了,能不能勝過他更是不用說了。

看準了褚冥漾不知是故意還是無心的一個小停頓,安地爾倏地再度放出了如雨般的銀針做為掩護,一陣光芒閃過,整隊人馬便消失無蹤。

一瞬間,方才還刀光劍影充滿殺伐的戰場變得冷清無比。

愣了下,冰炎等人才奔向褚冥漾。

「褚......」方才想要問褚冥漾的一大堆問題在看到那雙仍舊冰冷的墨瞳後,冰炎硬生生的將問題吞回了肚裡。

朝趕過來的三人勾出了個冷冷的微笑,褚冥漾開口了:「想問什麼就問吧。雖然我不一定會回答。」

「你是誰?」率先整理好情緒發問的人,是夏碎。

「我是褚冥漾。」聳了聳肩,褚冥漾挑了挑眉,露出了個看白癡的眼神看著夏碎。

「那之前的......?」不解的追加問題,阿利眉頭微蹙。

「他也是褚冥漾。」哼笑了聲,褚冥漾瞥了一眼三人。

「也就是說,有兩個褚冥漾。」下了結論,冰炎終於從一開始的錯愕回復,腦袋也慢慢清明了起來。

「對,但也不對。」又是一個冷笑,褚冥漾明顯沒有要再往下說的打算。

「為什麼要幫我們?」冰炎問道,垂在兩側的雙手握緊了拳微顫。

「......幫你們非我本意,是那傢伙的意思。」撇開了頭,褚冥漾一臉明顯想要致身事外的厭惡表情。

焰色的眸子緊盯著眼前熟悉卻又陌生的少年,有一種奇怪的情緒正叫囂著。

*

轉折點~((開小花(?)#

啊啊不過別擔心絕對是HE的說w

颱風剛過,大家都還好嗎?

希望都能平平安安的。

最後,謝謝看到這邊的你哦ˊˇˋ

下次見欸嘿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eira0304
  • 很喜歡您的文字!!冰漾超有愛~
    期待更新~~~辛苦了^^
  • 哦哦哦謝謝喜歡哦www
    嘿嘿會努力更新噠www

    琴羽兒 於 2016/10/31 20: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