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頭一蹙,褚冥漾咒罵了聲,雙手掩著臉忽然蹲下身子。

一旁還沒散去形體的女性守護靈立即將原本的雙腿幻化成了一條長長的蛇尾,將褚冥漾安全的護在裡頭,阻止了冰炎要衝上前來查看情況的舉動。

「請不要輕舉妄動妨礙吾主。」再度道出了和之前一樣的話語,但她的語氣卻不若之前那般冰冷。

她凝視著冰炎的眸子也帶了些情緒。那是,對於現在仍一無所知的孩子的憐憫。

被蛇尾擋住,冰炎只能在外頭乾著急,什麼也不能做。

「冰炎......」從後頭拍上了冰炎的肩,阿利指了指再後面一點,剛拿下面具的夏碎:「先來療傷吧。」

猶豫的看了下守護靈又看了下夏碎,冰炎正打算要出言拒絕時,卻接收到了夏碎的瞪視。嘆了口氣,冰炎還是乖乖的轉身走向夏碎。

伸出手替友人稍微治癒了些小傷口,夏碎順道和一直不停環顧四周的冰炎解釋:「剛剛安地爾一撤我就把所有人都傳送回基地了,現在地面上只剩我們幾個,而且我還加了結界以防有人看見。」朝褚冥漾的方向瞥了眼,夏碎結束了手上白色的小法陣,收回手。猶豫了下,他還是決定先不要將褚冥漾和他們談話的事情告訴冰炎。

現下的情況還沒糟到需要告訴冰炎。至少,只要在褚冥漾還沒有對他們不利的狀況下,他都不會說。

看著友人大步流星的走回去,夏碎只能嘆口氣,默默跟上。

當他們走回仍留在守護靈前面的阿利身旁甫站定,水色的形體忽然晃了下。

握住瞬間喚出的武器,三人緊張的盯著水色慢慢散去。

褚冥漾閉著眼眸,穩穩的站在他方才蹲下的地方,連一步都沒有動過。

須臾,他睜開了眼眸。

凝視著那墨色,冰炎放心的默默吁了口氣。

這是褚冥漾。是他熟悉、想要保護的那個褚。

「冰炎?」眨了眨眼,褚冥漾有些疑惑的看著眼前表情都明顯鬆了口氣的三人。環顧下周遭,視線稍微在不遠處停了下,他瞬間明白了什麼般的低下頭掩住自己的表情。

「你們......見過他了吧。」低著頭,褚冥漾聲音很小,可冰炎等人還是清楚的在這寂靜中聽見了。他的語氣中帶著絕望、雖然是肯定句但又帶了些飄渺的不確定希望,彷彿期待著他們否定他一樣。

但他們的沉默給了他答案。

看見了抬起頭的褚冥漾表情,冰炎一愣。

那是一種深深的歉疚、濃濃的哀愁、不顧一切的決絕全夾雜在一起的表情。

看著就令人心痛。

那種表情,不應該出現在這張清秀的臉龐上的。

看著褚冥漾彷彿隱忍著什麼般的表情,冰炎制止了自己想要上前擁他入懷的衝動,他垂在兩旁的雙手握成了拳狀。

他在等待。

等褚冥漾給個解釋。

雖然之前就知道褚冥漾這個人身上有很多祕密,但是冰炎也不強求褚冥漾一定要全部攤開來和他說,至少在那些他還能確定褚冥漾是全然對他沒有惡意的日子裡。

但現在,不知道是不是只有這一個的秘密一下子被攤在陽光下,不管現下褚冥漾解不解釋,他們都回不到從前了。回不到從前那些完全毫無芥蒂、甚至培養出了曖昧情愫的相處時光。

閉了閉眼眸,冰炎深吸了口氣後直直的望進褚冥漾充滿情緒的墨眸。

他可以從墨色裡看見褚冥漾的不安。他甚至因為這份不安而微微顫抖著。

同樣深吸了口氣,褚冥漾這才止住了顫抖。

方才那些濃烈之情忽然消失無蹤,那張臉龐上毫無任何表情。

如果不是剛才親眼見到了褚冥漾換回來了,冰炎幾乎要以為這個人不是他的那個褚冥漾了。

緩緩的開口,褚冥漾的聲音低沉但又有些乾澀:「七年前,我曾經到過你的國家。」

「為了殺你母親。」

「不可能!」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眸,冰炎只能反駁他:「七年前你才十歲罷了,怎麼可能殺人!」即便有些微的可能,他也下意識的不願相信。

「十歲能做的事已經很多了。」朝冰炎勾了個沒有任何感情的笑,褚冥漾的聲音不再乾澀低沉。他細聲道。「包括殺人。」

咬緊了形狀漂亮的薄唇,冰炎只覺得他的左胸被一陣痛楚給揪緊。

「你跟我們說這個幹什麼?」甩出了長鞭隔開冰炎和褚冥漾,夏碎忿忿的問道。這根本算不上解釋。

抓住夏碎的肩,阿利沉默的抿緊唇,緊盯著褚冥漾。

忽然朝三人鞠躬,褚冥漾又勾著那樣令人毛骨悚然,毫無感情的笑:「我只是要說,現在我該離開了。為了報答你們的救命之恩,我不會對你們下手。」頓了頓,褚冥漾又低聲接著道:「現在還不會。」

「謝謝你們。」再度彎身鞠躬,褚冥漾趁機深深的看了冰炎最後一眼。眼神中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複雜情感,他轉身就走。

走到不會被他們看見的距離後,毫不意外的,褚冥漾的左肩被人給拍了下。

「表情難看死了。」皺著眉頭,黑髮的豔麗女子直接拍了條手帕在褚冥漾臉龐上。「要哭就給我哭出來,不要我裝沒事。」

皺著鼻子,褚冥漾咬著唇:「我沒有......」

輕聲嘆了口氣,女子伸出手,壓在自家弟弟柔軟的髮上。「雖然我們教導你不要外露感情,但這種時候特例。」

語音剛落褚冥漾便停下了腳步。敏銳的察覺到低著頭的褚冥漾前方地面出現了一點一點被水染開的深色痕跡,她也跟著停下了腳步。隨後,她不算溫柔的將矮她了點的少年摟進懷裡。

「這次是你不好。」手難得溫柔的撫著褚冥漾的髮,嘴上卻仍舊是冷淡的語氣:「你不應該放入感情的。尤其是他。」

「我知道......我都知道。」哽咽的低聲道,褚冥漾緊抿著唇,試圖穩住聲音裡的顫抖。方才冰炎的表情是那樣鮮明的在他腦海裡揮之不去。

那個人不應該有那樣的表情的。

他是冰與炎之子、高高在上的存在。

他大概永遠也忘不了吧。

冰炎佇立在原地,那彷彿一切全都毀滅般的絕望神情。

 

「對不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