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聽見刻意放輕的腳步聲。

但他沒有特別防備,因為他不必看也知道來人是誰。

應該說,此時此刻敢進來他房間的人,也只有他了。

雖然剛出完任務回來,但沒有很疲憊的他假寐,等著看他要做什麼。

腳步聲來到了床邊。

他聽見了輕聲的嘆息。隨後,他感覺到來人俯身,伸出手輕柔的描繪著他的臉部輪廓。

溫柔的力道沿著額而下,劃過英挺的鼻,最後停留在他的唇上,眷戀的摩娑。

他能感覺到對方的停頓。接著,他的瀏海被輕輕撩起。

一股溫暖襲上他的額。

勾出一抹笑,他一把按住對方,將他的吻拉至自己唇上。

那人一嚇,甚至忘了掙扎。他用力的舔噬著那人的唇,仿若就要這樣將他吞吃入腹。久違的溫度令他有些按耐不住,一把拉過那人就將他摔上床隨後壓上。

「下次親這裡。」聲音低啞的,他指了指自己的唇,滿眼笑意的看著紅著臉被壓在身下的小學弟。

「學長......你醒多久了?」看著眼前學弟精彩的臉色,他心情頗好的又在他唇上親了一口,喚來了學弟酡紅的臉頰。

「我一直沒睡。」露出一個惡意的笑,他滿意的看到學弟瞬間變化的表情。

「學長你、你……又沒睡飽了?」舉起雙手遮住了臉,褚冥漾聲如細蚊。

哼笑了聲,他伸手將褚冥漾摀住臉的手拉至自己臉前吻了下:「沒。我現在精神的很。」

「你、你剛出完任務回來應該很累了你先休息我就不打擾你了­──」手足無措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無奈他的力道挺大,褚冥漾一時之間怎麼也掙不開。

「我剛說了啊,我精神挺好。」勾起一抹漂亮的笑,他將臉慢慢湊近褚冥漾:「所以,陪陪我吧?」

「陪、陪你幹嘛?」望著眼前越湊越近的俊美臉龐,褚冥漾慌張臉紅之餘也不忘了稍微警戒一下。

「你說,我們多久沒見了?」將頭埋進褚冥漾的頸窩,他聲音悶悶的。

「三個月又兩個禮拜......」眨了眨眼,褚冥漾的聲音顯得有些困惑,不過還是立刻就答了出來。

「這麼久沒見了,你還不陪我嗎?」聽見褚冥漾毫不猶豫的答出天數,他勾起一抹笑,卻仍舊將自己的頭埋在褚冥漾頸窩。

褚冥漾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家學長好像在跟他撒嬌。

「我、我沒說不陪啊。」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家戀人散落在背上的柔順長髮,他放輕了聲音回答。

「很好。」他笑的像隻得逞的狐狸。可惜褚冥漾沒看見。

就著地利之便,他直接舔上了褚冥漾的鎖骨。褚冥漾只簡單穿了一件白色襯衫,扣子也沒扣齊,所以他很容易的就達成了自己從剛剛將頭埋起來就一直在想的願望。

「唔!」忽然傳來的濕潤觸感讓褚冥漾不禁驚喘了聲。

「看來你的身體還是很想念我的嘛。」調侃著已經滿臉通紅的褚冥漾,他的動作愈發勤快。

吻一路向下,他一面輕鬆的解著襯衫的扣子,一面在褚冥漾因為沒什麼曬太陽而顯得白皙的肌膚上留下一個個鮮紅的印子。

「學長……輕點,拜託。」喘息著低聲道,褚冥漾每次都懷疑自家戀人是不是老是牙齒癢,要不怎麼老是在他身上磨牙.…..而且這樣就算了,他還總喜歡在明顯的地方種草莓,每次事後出門都老是被喵喵他們一臉曖昧的調侃。

哼笑了聲,他根本也沒去在意,嘴下的力道不減反增。

認命的摟住對方,褚冥漾一面唉嘆著,一面被他挑逗的喘息不已。

褲子迅速的被扒掉,隨後,一股溫熱直接覆上褚冥漾微昂的慾望。

「學長!那邊、不要……」驚喘了聲,褚冥漾晃著頭,滿臉潮紅。雖然不是第一次讓自家戀人為自己如此服務,但每次都還是會讓他覺得羞恥不已。

沒去理會褚冥漾微不足道的反抗,他細細的舔弄把玩著身下人已高高抬頭的性器。從最上端的小孔開始舔舐了一小會兒後,他便將整根慾望含入嘴裡開始吞吐,手也不忘照顧下端的囊袋,緩慢的揉捏著,滿意的換來了褚冥漾沒停過的嬌喘聲。而後,在他察覺褚冥漾及將高潮之時,壞心眼的用手指堵住了上方的小孔。

「哈啊.....唔....、學長.......」生理性淚水盈滿了眼眶,褚冥漾用哀求的眼神望著撐在他身上的罪魁禍首。

「要說什麼?」這算是他的一個小小樂趣。他喜歡在情事時由褚冥漾開口說出他的要求,這除了能讓他更加興奮之外,最重要的是,這能讓他感受到,自己是被褚冥漾所需要的。

在感情方面上,褚冥漾往往都是較為遲鈍且被動的一方,所以說自己沒有不安是騙人的。但是,只要褚冥漾有一點點小小的表示,他就能開心上好幾天。俗話說得好,先喜歡上的就輸了,所以,喜歡上這麼一個遲鈍的人,他也認栽了。

「求你、......讓我射......」一手橫在眼前遮住視線,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被他要求,但褚冥漾還是羞恥的連耳根都紅了。

「如你所願。」輕笑著鬆開了禁錮,他俯身,深深的吻住褚冥漾。

吻綿密柔長,他細細的吮吻著褚冥漾的唇,任何一處都沒放過的舔吮著。他溫柔,卻又近乎貪婪的吸取著褚冥漾的呼吸以及氣息。他倆不停的交換著彼此的空氣。

一邊親吻,他趁著褚冥漾放鬆之時,在手指上抹上潤滑劑後放入了一指。

褚冥漾低低的喘了聲,但沒表示什麼。他知道這是可以繼續的意思。

他的吻沒有停住,反而越來越富有侵略性。隨著他的手指抽差頻率,吻也越發激烈。

房裡淫靡的嘖嘖水漬聲沒有停歇過。

待他擴張至三指時,褚冥漾便難耐的扭著腰,腳自動環住了他精瘦結實的腰部,嘴裡破碎的道:「可、可以了……

他幾欲為褚冥漾的舉動而瘋狂。

「再等等,褚。別這麼著急。」縱然大汗淋漓,身下的慾望繃的死緊,但他不想讓他受傷,所以他還是繼續擴張的動作。等到他覺得差不多了,他便退出手指,將自己的欲望抵上褚冥漾的穴口。

「想要嗎?」看著褚冥漾一臉燥熱難耐的表情,他勾著色氣的笑,等著褚冥漾。

點了點頭,褚冥漾不停的扭動身體想要讓自己身體內的燥熱平息,潔白的床單也被弄的凌亂不堪。

「告訴我,你想要什麼。」

「進、進來……」什麼羞恥心都被拋到九霄雲外去了,現在褚冥漾渴求的,就只有他。

看見褚冥漾的樣子,他滿意的低頭在他鼻尖輕吻了下,隨後大力的撞進了幽穴中。等不到褚冥漾適應,他便開始大力抽插著。

溫暖濕潤的緊緻包覆著他,他的呼吸也不再平順的亂了頻率。交往這麼久,他很清楚褚冥漾身體的每一個地方,所以一開始抽差便一個勁的用力碾磨著褚冥漾最敏感的那點。

狂風暴雨般的猛烈進攻使的褚冥漾根本無力招架,只能用力的攥緊手底下的被單。快感如瘋浪一般席捲而來,淹沒了他。

褚冥漾甚至不知道他到底做了多久。他只知道他被他不停的翻弄著,中途也不知到昏了多少次又被做到醒過來。

但最後,褚冥漾還是有清楚的聽見他伏在他耳邊,輕巧又溫柔無比的那句話語。

 

 

「我想你,我回來了。」

 

 

 

 

 

 

 

 

 

 

 

 

 

 

 

 

小小番外

 

「......對,不要給我廢話了,傳過來。」聽著另一方不耐煩的聲音,紫眼的青年竊笑著結束了對話。

「要給漾漾請幾天假呢?」另一邊的黑髮少年喝了口茶後推了推眼鏡,笑的人畜無害。

「我覺得可能要請上一星期。」起身走到少年身旁,青年在他身旁坐下,摟住他的肩。

輕輕靠上青年的頸窩,少年微笑。

「好。」

 

 

 

*

寫H真心太死腦細胞((癱#

之前手邊事情剛告一個段落就想說來篇久違的肉肉www

好啦總之希望大家喜歡啦w

啊對了如果對於文章有任何感想或問題都歡迎留言哦www

那咱們就下次見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楠
  • 好久不見~歡迎回來!(頭香喔耶)
    看標題CP提示時,
    我瞬間腦袋跑出4P的不雅畫面(被種)
    還好還好是正常冰漾...(毛都嚇一地)
    這默默有點可惜的心態快退散啊!
    我的節操呢!!?(抹淚)
  • 嗨嗨www
    基本上當你點進來那刻就已經沒有節操這種虛幻的東西了((拍拍((喂#
    所以到底是不是希望有4p呢?XDDDD
    說不定以後可以考慮來挑戰寫寫看www

    琴羽兒 於 2016/12/16 22: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