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的好,馬路如虎口。

這是褚冥漾從入學後每天就能在學校內切身感受到的。尤其是他們這棟醫學大樓前面的馬路。

他也是在進了這所學校後,才明白原來腳踏車也可以飆的跟摩托車一樣快。這個感悟是他在某一天看見某金髮教授很優雅的騎著他的腳踏車然後邊笑邊追前面一個摩托車油門催到底的學生強迫他停下來進而產生的。

同時,也讓他體認到了。

不只他的同學,他的老師也根本不是人。

是外星人。

啊,好像有點跑題了?總之,全學院的學生都知道,沒事最好不要走醫學大樓前面的這條馬路。除非你想找人飆車、或嫌命太長。

看著眼前被評為校內紅色警戒等級的危險馬路,褚冥漾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開始給自己做心理建設。

嗯?你問為什麼要做心理建設?

廢話,當然是為了平安過去啊。

尤其是在剛剛才看到某藥學系學長騎著125的機車呵呵呵的追上前面一輛轎車的畫面後。

鼓起勇氣後,褚冥漾小心翼翼的踏上了人行道旁的白線區。

然後又啊啊啊的被呼嘯而過的摩托車所揚起的風給吹的爬回人行道。

坐在人行道上,褚冥漾拉著背包開始深深的思考人生。

啊,不是,是反省自己。

他媽的要是早出門個五分鐘就不用面對這種窘境了啊啊啊啊啊……

要怪都怪學院實在太大,現在要放棄改走另一條路繞到醫學大樓包準遲到。要不是下一堂是魔鬼系主任的課,遲到不得,褚冥漾肯定早就繞道了。

看著手上手表顯示的時間,褚冥漾只想對天哀鳴。

五分鐘後就要上課了啊啊啊!!!!!!

無助的望著對面不遠處的白色大樓,褚冥漾再度嘆了口氣。

過個馬路有必要這麼難嗎……?

正當他低頭興嘆順便想方法時,一道陰影忽然罩住了他。

「你在幹嘛?」

聽到熟悉的聲音,褚冥漾簡直要熱淚盈眶了:「學長!!!」

「你不會是過不了馬路所以坐在這邊吧?」瞥了一眼褚冥漾的姿勢,冰炎鄙夷的發出了肯定的疑問。

「啊哈哈......沒有啊我在欣賞地上的風景啊…………」

冰炎輕哼了聲。

「對不起我錯了我自己真的過不去。」

「笨死了。」一把將褚冥漾從地上拉起來,冰炎替他拍了拍衣服,很順的扣上了他的手腕。

「喏,剛好有事所以帶你過一次,下次再過不了就自己看著辦吧。」直視著前方,冰炎的語調平靜無波,卻令褚冥漾偷偷笑了起來。

他知道這是他學長害羞的表現。

「笑什麼。」接收到自家學長的殺人眼神,褚冥漾趕緊將笑意收到只剩嘴角邊的一點點弧度。

「笨。」看到褚冥漾一本正經想要收斂笑意的表情,冰炎哼笑了聲。

「什麼嘛!學長很過份耶,每次都一直說笨。」

「笨就是笨。」

「學長真的很過份。」

「哼。」

鬥著嘴之際,冰炎已經拉著褚冥漾安全的過了馬路。

將手往下滑了些很順的握住褚冥漾的手後,冰炎繼續拉著他邁步走向白色的大樓。

「學長!我可以自己走……」

「害羞了?」

「……就你臉皮最厚。」

瞥了一眼滿臉通紅的褚冥漾,冰炎愉快的輕笑。

隨著褚冥漾的低聲咕噥以及冰炎愉快的低笑聲,兩人的身影漸漸消失在玻璃門之後。

 

*

「所以說為什麼我們一大早就要接受這種閃光攻擊啊?」嘟著嘴,米可蕥不滿的和身邊同樣正準備過馬路的直屬學姊庚抱怨著。

「呵呵。」笑了笑,庚也沒多說什麼,只是推了推臉上的墨鏡。

「啊~庚庚好狡猾!」這時才轉過頭看見學姊打扮的米可蕥再度嚷嚷了起來:「也不分一副墨鏡給我。」

「抱歉抱歉,不過,再不走不會遲到嗎?」溫和的笑著道歉,庚指了指手上的手表。

「啊!!!」

 

隨後,雖然米可蕥遲到了一點時間但在學姊的幫助下還是成功哄騙了老師。

「這是沒借墨鏡給你的歉禮。」朝米可蕥微笑著眨了眨眼後,庚便踩著優雅的步伐離開了教室。

 

「還算挺夠意思的。」一旁的千冬歲在知道了來龍去脈後如是說。

「……………」同樣在一旁的褚冥漾滿臉通紅的沉默。

「粉紅色……飯糰……」另一旁的萊恩默默出現如是說。

 

 

 

 

 

*

突發一篇灑糖小短篇~

這樣有算灑到糖嗎?((思考#

嘛算了總之就醬((喂#

希望大家可以看得開心哦哦~~

啊啊對了忘記補充了,

花語系列、這邊的男友力三十題還有之後可能或許應該大概(?)會繼續下去的三十題系列,

都是同一個背景的喔w

大家都是醫大學生的設定~

總之,謝謝看到這邊的你~

雖然很忙但還是會努力擠出時間更新的((握拳(?)#

有任何意見或者是搭訕等等都歡迎留言哦哦w

那,咱們就下次見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楠
  • 冰炎整個男友力報表啊啊!!(擦口水)
  • 這是必須的欸嘿(〃∀〃)~♡

    琴羽兒 於 2017/04/24 12: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