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睜眼,千冬歲便立刻坐起身。  

      「你醒了。」聽到一聲柔柔的關心,千冬歲轉過視線。

        一看見一臉關切的辛西亞,他瞬間僵了一下。

      「你還好嗎?」湊近千冬歲的臉龐,辛西亞伸出手輕輕的碰了碰他的臉頰,並在確認沒有發燒後滿意的笑了笑。

      「辛西亞......姊姊。」垂下眼簾,千冬歲乖巧的打了遲來的招呼。

      「這次謝謝你了,要不是有你,真不知道漾漾的狀況能不能這麼快就穩定下來。」辛西亞拉起千冬歲的手,感激的朝他微微躬身。

      「不......這沒什麼。」下意識的想要推推鼻樑上的眼鏡,但無奈手被牽著,千冬歲內心微微掙扎了一下後還是沒有動作。

      「這次真的是因為有你幫漾漾做了緊急處理,他才不至於被傷到太多。在這點上我會擇日另外感謝你的。」褚冥玥從褚冥漾的床旁站起,轉身面對千冬歲。

       室內的光線昏暗,縱然她的音調和語氣都和以往一樣,堅定強勢,但褚冥玥背著光的身影看起來卻似乎不再如千冬歲記憶裡般的強大。

      「......我知道了。」知道無法再推辭,千冬歲只好微微垂下頭,應過他們的道謝。

       抬起頭環視了房間一圈,他的目光恰好對上了剛進來房間的青年。

       下意識的想要推推鼻樑上的眼鏡,千冬歲伸出手才發現自己的眼鏡被取了下來。

       「這次真的非常感謝你的幫忙。」和辛西亞之前一樣,青年對千冬歲躬身表示謝意。

        這個動作令千冬歲一時有些愣住。他沒想到就只是這麼一件事,就能讓這個看著清清淡淡,但骨子裡比誰都堅強驕傲的白陵家主向他低頭鞠躬。

        他知道他們很重視褚冥漾,但他沒想到褚冥漾對於他們竟然重要到這種地步。

        但換個想法,這麼道謝也可能是因為這次他解的東西真的對褚冥漾來說傷害很大。

        還來不及進一步繼續細想,他的思緒就被然的聲音打斷。

       「不過現在,該來談談了,你說是吧?」將眼鏡遞給少年,青年笑的溫和。

  「然大哥,我想現在還沒有必要。」冷淡但又不失恭敬的應答道,千冬歲接過眼鏡。

  「不談嗎?也行。」微笑著偏頭,然揮了揮手:「那為了安全考量,我也只得把漾漾帶走了。」

         推了推眼鏡,千冬歲垂著頭,低低的聲音像是喃喃自語,但卻又足夠清晰,讓室內的三人都聽清楚了:「帶走嗎......那或許對漾漾最好吧。」

         和然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褚冥玥往前站了一步:「他們做了什麼嗎?」

         毫不意外他們知道,千冬歲微微勾起了一個笑,抬起頭直直的對上褚冥玥銳利的視線:「你們怎麼可能不知道。」

       「我們?」抿緊唇,褚冥玥看了然一眼。

       「我們並不知道。包括他們的出現,都在我的預料之外。如果當初知道,我們就會安排漾漾去別的學校了。」不以為然的挑眉,然環著手。

       「你們不知道?」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回答,千冬歲一直都沒什麼特別大波動的表情忽然有些鬆動。

       「你還知道什麼?」揮了揮手制止正要開口的然和褚冥玥,辛西亞語氣溫和的問道。

         視線轉過室內的三個人,千冬歲頓了一下,站起身來:「去外面說吧。」

*         *        *

        「事情越來越有趣了。」整個人大字型的躺在沙發上,男人邪美的面孔上帶著愉快的笑意。

        「啊......是嗎?」推了推厚重的眼鏡,坐在電腦前的那人敷衍的應了一聲,鍵盤打字的聲音依舊沒有停歇。

        「啊啊,要是接下來都見不到他們,我的生活該有多沉悶啊?」也不在意對方的敷衍,男人自顧自的說著。

        「我覺得很難。」鍵盤的聲音忽然停了,男人轉過視線瞥了一眼坐在電腦前的那人。

        「很難?」饒富興味的回問,男人一下子坐了起來。

        「他沒辦法決定的。」

        「沒辦法?」

          轉過椅子,眼鏡後的眼眸瞥了一眼隨意的坐在沙發上的那傢伙:「他的弱點太明顯了。」

        「這樣也不錯啊。」又笑了起來,男人再度躺下:「先靜觀其變吧,反正一切都還在預料之中。」

        「是嗎。」又轉過身,鍵盤的聲響又再度響起。

        「話又說回來,現在是什麼時候了?」漫不經心的隨口問道,男人依舊癱在沙發上。

          瞥了眼電腦螢幕下顯示的時間,他推了推眼鏡:「你該離開了。」

         「是、是、是。」隨便的應道,男人從沙發上站起身,走向門口。

         「啊對了,你順便幫我個忙吧?」握著門把,男人忽然想到了什麼般停下了腳步。

         「幫我連絡他,就告訴他,時間不多了。」

           也不管對方有沒有回覆,他便自顧自的離開了。

           等到確定男人已經走遠了,電腦前的那人才低低的咒了一聲。

         「......什麼麻煩的差事都丟給我。」抱怨歸抱怨,他還是拿起了擱在一旁的手機,撥了電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大大什麼時候繼續更新啊?
    好想繼續往下看! ! !
  • 今天更新囉哈哈哈
    真的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
    也謝謝你們的支持哦~

    琴羽兒 於 2018/11/21 22: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