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漾。」勾著笑,九瀾微微點頭權當招呼。

      「好久不見了,九瀾大哥。」少年微微笑著頷首。換出來後,雖然是同樣的臉龐,但臉龐的線條看起來就是比之前還要柔和許多。

      「這樣冥應該也能直接聽見吧。」雖然早就知道他們的狀況,不過九瀾還是重複確認了一下,避免他們其中任何一人漏聽。

      『我在。』聽到從褚冥漾唇中吐出稍嫌冰冷的話語,九瀾滿意的點點頭。

      「那麼,我就開始說明了。」推了推眼鏡,九瀾探手從白大掛的內裡掏出了一管試管。

       比九瀾的手指還短些的小試管中,少許的透白色液體在室內的燈光下閃著不祥的微光。九瀾輕輕晃著液體,沉默的盯著它不同角度在光線下閃著的微光,臉上的表情高深莫測。

      「就是這個嗎?」漾微微的前傾,仔細的打量著小試管中的液體。

      「對。我花了一點功夫才把血跟這東西完全分離,再把裡面最關鍵的東西萃取出來。」

      「最關鍵的東西?」

      「褚冥漾,有沒有聽過九泉花?」那雙金色的眼眸藏在鏡片之後,令人摸不清。

       搖了搖頭,漾微微歪了歪頭,張嘴卻冷冷的說了一句:『知道。』

     「那是什麼?」漾一臉乖巧的發問。

     『九泉花其實是一種生長在死亡邊界的花,通常會跟彼岸花生長在一起。每五千年開一次,開花的時間也非常的短暫,完全沒有其它培育方法,一帶離開那個地方就會枯萎凋零。』

     「冥你怎麼知道?」疑惑的問道,漾瞥了一眼九瀾,他正掛著意味深長的微笑看著他。

     『從別人那邊聽說的。』

      雖然對於冥的答案抱持著半信半疑的狀態,但漾還是決定暫時先不追究:「所以,九泉花跟那東西有什麼關係?」

    「冥剛剛說的很詳細,但還是缺了一點。」勾著一抹有些陰森的笑,九瀾另外一手的手指輕輕的敲擊著桌面。

    「九泉花每五千年綻放一次,在圓月的午夜時分盛開,一個時辰後就凋謝。」頓了一下,九瀾豎起一根修長的手指:「重點就在這一個時辰的時間。」

    「要在一個時辰之內完整採到一朵花,那所需要不只是高超的技術,還有極大的運氣。」掏出了一張有些泛黃的破舊書頁展示給兩人看,九瀾指著上面血紅的花朵:「九泉花所有顯露在外面的地方都帶有能致死的劇毒,只要碰一下,人就……」九瀾陰森的笑了起來,輕輕的用拇指劃過自己的喉嚨。

      「沒有解藥嗎?」

      「沒有,目前沒有。」怪笑了聲,九瀾繼續解釋:「一整片的花田當中,通常完整的花寥寥可數,所以要在一個時辰內找到而且平安的把它摘下來可說是非常困難的挑戰。但成功了之後,那株九泉花的用途就多了。整株植物上上下下分出來處理後,可以煉成的毒藥有一百多種,幾乎都可以立即使人死亡,而且大多數都沒有解藥。」

        褚冥漾打了個寒顫,開口:「那這個……」見他眼神瞟向試管,九瀾又陰惻惻的笑了起來:「這個啊……這個是最浪費的一種做法,但也最不留痕跡,若不是當初冥特別要我驗,我看這整件事就要永遠埋藏在黑暗中了。」

       「把整株植物清洗乾淨後熬煮,另外還要加一些難以到手的材料,上上下下大概熬個一年,火不能間斷,溫度必須維持定溫,這樣一來,這種毒就完成了。」著迷的望著試管,九瀾繼續慢慢的道:「這種毒無色無味,一旦進入人體後,若不是特別精細的分析,根本完全找不到痕跡。只要一滴,就可以使目標一個月後慢慢衰弱而亡,看起來根本就像是生病。若要使死亡時間拉長,那就需要更大量的毒。通常很少人會使用這種毒,太浪費花了。就連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毒。」

        「那......」定定的直視著九瀾,褚冥漾咬著唇。

          被他這樣強烈的注視著,九瀾愣了一下,忽然微笑了下:「你做了正確的事。」

        『漾......』

        「他們當初並沒有像我們一樣分析的這麼仔細。這個毒一驗出來,至少有一件事就明白了。」九瀾探手進白大掛的內袋,抽出了一把短短的銀匕首遞給褚冥漾:「你幫了她。不,與其說是幫了她,不如說,」九瀾站起身,又微笑了下:「你救了她。」

          垂下頭使九瀾看不見表情,褚冥漾半晌都沒說話。

        「那我今天就先告辭了,你們倆好好休息吧。」轉身離開房內,九瀾知道,他現在需要的是一點點自己的空間,好讓他整理今天聽見的所有消息。

          在聽見房門關上的聲音後,褚冥漾又沉默了半晌。

        『漾......』冥有些擔心的喚了他一聲。

        「我們當時做的真的是對的嗎?」微弱的、顫抖的聲音從他唇裡吐出,他既害怕又困惑。

        『不管對不對,事情都過去了。』放柔了聲音,冥安慰似的低聲道。

        「我現在真的好混亂.....」抱著頭,他的聲音有些痛苦。

        『唉......米納斯。』不得已之下,冥只好喚出守護靈:『讓漾睡吧,這樣會放鬆一些。』

          頷首,米納斯輕撫了一下褚冥漾的額,並讓他躺下。

          片刻,他便陷入了深深的睡眠當中。

          謝過米納斯後,冥輕聲的說:『希望你醒來後,能夠放下。』

          然後、他也跟著闔上眼,進入夢鄉。

 

 

 

 

 

 

 

 

 

 

 

 

 

 

 

*               *               *

哈囉大家好~

不好意思這次更新隔了這麼久((土下座#

最近事情比較多,

再加上可能需要換新電腦了,

所以下次更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

不過會努力的盡快更新的!!!!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也謝謝一直不離不棄的你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林舜怡
  • 更新了!
    好感動~
    大大加油哦~
  • 謝謝你<3

    琴羽兒 於 2018/11/21 22: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