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一切都是黑暗的。

烏雲遮蔽了所有的光芒。天空也失去了曾有的清澈。

冰冷的、灰色的雨,淅瀝淅瀝的下著。

斑駁的紅色痕跡隨處可見,但雨卻一點也無法沖刷掉。

放眼所望全是一具具冰冷的僵硬屍體。

刺鼻的血腥味充斥著,也絲毫沒有要被雨水的清新氣味掩蓋的跡象。

令人作嘔。

令人暈眩。

那少年穿著一襲月牙白長袍,隻身一人身在這煉獄般的情景之中。

純潔的白袍襯得他的臉龐越發蒼白,清俊的臉孔面無表情,也毫無血色。

濕透了的墨色長髮在強風的吹撫下飛舞著,和髮同色的眼眸冷漠的看著這一切。

與其說是冷漠,不如說一點感情都沒有。如死灰一般的墨色。

赤著腳,絲毫不在意地上潑濺的到處都是的血跡,少年宛若魁儡的走著。一直不停的走。緩慢的。優雅的。

直到走至那已殘缺不堪的灰色宮殿,少年才在本應是宮殿外牆,現在卻只剩下斷垣殘壁的地方慢慢的,跪了下來。

被轟得只剩下些許遮蔽,少年絲毫不在乎白色袍子會染上血腥與塵土,逕自跪著。

少年伸出了白皙的手,開始輕柔的撥開眼前那一大堆混雜著灰色砂石的瓦礫堆。

沒多久,一張臉龐便自瓦礫堆中露了出來。

將那人整個自瓦礫堆中拉出後,少年墨色的眼眸平靜的盯了那人半晌後,暫時讓他靠在一旁尚未傾塌的牆面。

起身,少年轉身,面對另一面看似搖搖欲墜的牆。

伸出沾染了塵土與瓦礫的灰色手掌,少年同樣動作輕柔的推了下牆壁。

那牆就這樣,轟然傾塌。塵土飛揚。

雨下得更大了。

毫不在乎已經濕透了的全身,少年跨過那一大堆倒塌的牆,將靠在那面倒塌的牆左方,看似昏迷的褐髮青年給一把拉了過來,彷彿青年沒有重量似的。

燼管少年纖弱的身子看起來只有青年的一半結實。

讓褐髮青年和方才自砂礫堆中拉出的那人併排躺下後,少年再度跪下。

他跪在那人身旁,動作輕柔的撥開那人臉上的砂粒及塵土,彷彿在替什麼貴重物品清理似的。漸漸的,那人俊美的臉龐顯露了出來。隨著雨水的沖刷,覆在那人柔順長髮上的塵土也慢慢被洗去,露出原本的髮色。

「......對不起......」少年輕輕的撫著那人蒼白冰冷的面頰,毫無血色的唇緩緩的、低聲的重覆著。閉起了眸子,少年的臉龐上第一次顯露出了表情。

內疚、抱歉、眷戀、悲傷、痛苦......還有,更多更多無法分辨的情緒。

他俯身,輕柔的在那人冰冷的唇上印了一吻。

「我......愛你......」喃喃的唸著,縱然那人再也無法聽見。

仰起頭,少年望著黑暗的天空。

墨色眸子中,似乎也悄悄滑落了一滴水珠。但卻混雜在滿臉的雨水中而無從確認。

深深的看了那人一眼,少年似乎是要把那人俊美的面容刻在心中般。

伸出手,描摹著那臉龐。那讓他如此深愛之人的臉龐。

那熟悉的唇、鼻樑、眼眸。

淡淡的露出了笑。卻是如此悲傷的笑容、比哭臉還要令人悲傷的笑容。

他起身。

轉身,沒有再看那人一眼。

他現在,只能做他能做到的事。

 

*                             *                            *

淡淡的瞥了一眼雖傾塌,但主殿還剩下幾個房間沒有完全倒塌的灰色宮殿。

少年踏出了步伐。

彷彿沒有痛覺一般,他赤著原本白皙,現在卻染上了血跡以及塵土的腳,直接踩上了原本平坦的尖銳石鋪小徑。周邊,無數的屍體和血跡同樣蔓延至宮殿內。

雨仍在下。

他走得如此優雅,彷彿這不是一條沾染的血跡的尖銳石徑,而是一條紅毯。

盡頭處,那扇白色的房門沒有染上絲毫的髒汙。跟一地的殘破比起,實在顯眼無比。

少年停下了步伐。

抿了抿唇,少年仍是面無表情。

他輕輕握上了銅製門把,轉開了門。

門後,房內華麗的裝潢顯的與外頭格格不入。

溫暖的爐火還在霹哩啪啦的燒著。

壁爐前,一個暗綠色的大椅背對著門口。

少年走進房內,腳步不停的直直走向了綠色大椅。

他靜靜的繞到了大椅前方。

椅子上的那男人看見少年,只是勾起了一抹笑。

「歡迎。」

渾身染血的男人風度翩翩的笑著,但他沒有站起身。

一瞬間,少年墨色的眼瞳閃過了一絲血色。

但隨後,他也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那令人不寒而慄的笑容。

毫不適合還有些稚氣的少年臉龐。

他彎身靠至男人耳旁,啟唇,如水般的好聽嗓音宛若在和情人低語般道:「......我來了。來殺你了。」

男人沒有愣住,也沒有驚訝。

他輕聲的笑了起來。

「我知道。一次沒有成功,你一定會再來第二次的。」從容的說道,男子沒有停止笑聲。

少年的銀色匕首,已經準確的插入了男人的心臟所在位置。眼眸中閃著無情的冷光。

......與其說是無情,不如說是完全沒有任何的波瀾。

「我們、下一世見。」勾著唇,男子笑著道出了最後一句話後,灰飛煙滅。

 閉起了墨色眼眸,少年淡淡的笑了。

下一世......嗎?

是啊。

這種輪迴......到底還會重複多少次呢?

睜開眼眸,那裡頭似乎參雜了些許迷茫。

 

少年低聲的嘆了口氣。

他舉起雙手,似要擁抱空氣般。

但,一切開始再度傾塌。

華麗的房間開始搖晃、倒塌。

窗外的雨下的越發猛烈。

壁爐中的火燃起了更大的火舌,自壁爐中竄出,開始吞噬房內的一切。

少年靜靜看著。沒有閃躲、沒有離開。

他閉上了眼眸,喉嚨深處最後,發出了聲小小的嗚咽。

直到,被那烈焰所吞噬。

 

 

 

 

 

世界終歸平靜。

*                             *                            *

 哦哦哦哦哦((啥#

這是拖好久好久好久好久的為愛而生!!!!!((還敢講#

為了打這篇所以羽兒自己重新從第一篇複習了下,

唯一的感想是:哇哈哈哈我到底在打啥###

所以,基於上面感想~

想說前面有很多地方有點前後矛盾,

所以最近想要來重新整理一下這個故事。

所以說,大概會稍微做一點點的更動,還請大家見諒((鞠躬

故事是走夏冰漾路線一樣不變,

新的也可能會加更多的千漾((咦?#

主軸的基本設定也不會改太多,大概就是稍微微調一下某些地方醬子。

如果之前看覺得哪邊有問題也歡迎告訴羽兒哦www

還有,這篇再打啥咧??

哈哈哈哈不告訴你((喂#((眾毆

(好啦以上請自動忽略謝謝###)

總之如果想膫解有點深奧(?)的這篇的話,歡迎大家繼續看下去哦~

然後就是這篇發展下去應該是會有肉肉,

至少會有一篇吧哈哈..........預估啦........

那麼,以上,廢話完畢((也太久#

謝謝各位對羽兒作品的喜愛哦wwww

真的很謝謝各位的支持((鞠躬

當然,也謝謝你忍受廢話的看到這裡w

下篇見囉((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迎舒
  • 欸都,我大概可以猜到,漾漾他們經過了許多許多次的輪迴,每次每次的結果都相同:世界崩毀。

    就像死結.無解。

    不曉得我有沒有理解錯誤?
  • 呵呵,對不對呢?
    讓我們來揭曉正確答案......不告訴你((喂#
    好啦差不多是這樣的唷((笑
    不過呢,也不全然相同啦w
    總之,讓我們一起繼續看下去吧~~((笑

    琴羽兒 於 2015/10/31 22:06 回覆

  • 洛雪晴
  • 晴晴繼續等(托腮腳前後搖搖一副我在等你更文的樣子
    晴晴喜歡為愛而生ˊˇˋ
  • 哦哦哦哦謝謝你的喜歡ヾ(*´∀`*)ノ
    近期即將更新這篇,畢竟上次更了禁斷嘛www
    真的很謝謝你的支持哦哦!!!!((冒小花

    琴羽兒 於 2016/02/01 23: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