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中,在這動盪不安的世代中,存在著這麼個種族。

他們狡猾但善良、愛好和平但也喜歡惡作劇。

他們不問世事,不參與世間紛擾,也不允許任何干戈侵擾他們的領地。

一旦被入侵或者擾亂,神就會降予入侵者處罰。

因為他們一族擁有神恩賜的能力。

人們稱他們為,神的寵兒。

靈族。

但從沒有人見過。

*                   *                    *

突然的,褚冥漾驚醒了。

他迅速的自床上坐起,同時感到了一陣強烈的暈眩感。

「躺下,你需要休息。」一個低沉的冰冷聲線帶著些許溫柔,隨著褚冥漾被按著再度躺下而響起。

完全下意識的,他用力的甩開了按著他的手,驚恐加上身體上的微疼而微微顫抖著。

「你、你......」他睜大了墨色眼眸,直到定睛看清了身旁那錯愕的俊美青年他才稍微鎮靜了下來。

「躺下。」這次,青年以褚冥漾掙不開的力量用力將他壓在床上,並用不容質疑的命令語氣狠狠的說道。

「喔、喔......」縮了縮脖子,褚冥漾怯怯的再度躺下。

「冰炎......?」乖乖的躺了一會兒,像是要確定那人還在一樣,褚冥漾閉著眼眸,有些遲疑的將手抬起,在床邊摸索著。

手上忽然覆上了一雙微冷的大掌,褚冥漾原本有些緊繃的臉才有些放鬆下來。

「這裡......是哪?」反手握住那手,褚冥漾沉默了一下,這才小聲的詢問道。雖然說不知為何他還蠻肯定冰炎不會害他的,不過,還是得稍微知道下自己在哪吧......。

「我們這邊的據點哦。」忽然一個聲音自旁邊傳來,著實令褚冥漾嚇了一跳。不過在他細想之後,才想到這應該是那個總是在冰炎身邊的青年之一。記得冰炎好像是叫他「夏」吧......?

「你可以暫時安心的待在這邊養傷。」另一個帶著笑意的溫和嗓音從另一邊響起,這次稍微回想後,褚冥漾便立刻認出這是阿利的聲音。

接著,沉默蔓延。

只有那微冷的寬大手掌緊緊的握著。

待身體的疼痛稍微退去後,褚冥漾這才慢慢的睜開了眼眸。

映入眼簾的三張臉龐都算是熟悉。

「你已經昏迷了三天呢。」笑吟吟的,阿利溫和的說道。

「咦、咦......?」

「不過,傷勢也都好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觀察看看有沒有後遺症留下了。因為提爾說你被傷得很重,他還不能確定你是不是完全痊癒。」阿利細心的補充解釋道。

「謝謝你們......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恢復了點力氣的褚冥漾撐著自己坐起身,朝圍著他的三人露出了抱歉的微笑。

「沒關係的。」夏碎同樣微笑著:「反正冰炎這傢伙也是傷兵之一,你正好和他一起治療。」

看著夏碎的微笑,褚冥漾輕輕的點了點頭。

他在警戒著。

他能夠看得出來,也讀得很清楚。

「那麼,我們還有事,就先走了,你們倆個好好的休息。」夏碎帶著一樣溫和的微笑,一把拉過看起來似乎還想待下來的阿利就往門邊走。

「對了,不要亂跑,尤其是你,冰炎。」要回頭關上門前,夏碎不忘帶著很顯然頗具威脅性的微笑再叮嚀了冰炎一番。

「嘖。」

「啊還有,等下就是晚飯時間了,我們等等再來接你們去吃晚餐哦~」揮了揮手,阿利最後也留下了一句話就被夏碎拉走了。

「好的......」看著似乎有些莫名其妙的兩人,褚冥漾呆愣愣的應著。

一旁的冰炎見到那呆愣的表情,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

兩人離開後,房內的兩人陷入了沉默。

惴惴不安的偷偷抬眼瞧著冰炎,褚冥漾有些不安的低頭把玩著潔白的被子邊緣。

「......冰炎,」鼓起勇氣,褚冥漾輕輕的開口。

「嗯?」本來不知從哪拿出了一本書正看著的冰炎抬起頭,望著褚冥漾。

「那個......謝謝你。」原本低著頭的褚冥漾也抬起了頭。淡淡的微笑著望進了冰炎的眼眸。

焰色的眼眸和夜色的眸子互相凝視著。

「不用謝。」忽然,冰炎勾起了一抹微笑。

褚冥漾有些驚豔。

有些昏暗的燈光灑落在他有些蒼白的臉龐上,淡色的薄唇微微上揚,焰色的眸子深不見底,但似乎蘊含了那些、無法表達的話語以及情感。太多太多,將焰眸染成了深深的紅。有些黑暗,但無比魅惑,令褚冥漾覺得自己彷彿要被吸進去一般。

他第一次覺得,原來男人也能如此魅惑、吸引人......不,或許該說是性感......?

想到此,褚冥漾不禁微微紅了臉。

*               *              *

好啦今天就停在這兒吧哈哈((喂#

嗯......因為真的太混了所以決定今天先來把這篇好像沒什麼進度的文丟上來((不你#

抱歉讓各位久等了吶.....

今後,也會繼續努力擠出時間繼續更文的!!!!!

真的很感謝現在還一直支持羽兒的大大們~

謝謝你們的不離不棄。

然後就是啊,雖然更文緩慢,但羽兒堅持絕對不棄坑。

最後,

謝謝你們((鞠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