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臉上的燦爛笑顏,是我最愛的樣子。

 

*           *            *

             我和他的生活開始有交集,是在國二那一年,班導師抽座位時,將我們倆抽在了一起。

 

            「呃,這枝筆,是妳的嗎?」我記得,那是我和他第一次,除了班務上的、禮貌上的,談話。他拎著一隻不知從哪出現的無印良品的筆,轉過頭來問我。我搖了搖頭。他一副苦惱的樣子,將筆放在我們倆桌上的交界處,喃喃自語著等會兒拿到前面去放,真麻煩之類的。我在心中偷偷地笑了,因為他的喃喃自語。

 

              我記得,當時,我們坐在最後一排。

 

              因為視力關係,我又常常忘記帶眼鏡,因此,有時我會看不到黑板。那種只能依靠聽覺來抄筆記的感覺真的不太好,非常的麻煩。可說真的,我很討厭戴眼鏡,也不想戴,所以常常要下課借同學的,來補完我漏掉的那些老師抄在黑板上的。因為個性關係吧!我的朋友除了熟識的那幾個之外,其餘班上四十多人頂多也就只是打打招呼的程度罷了。所以,我的筆記有時也還蠻難借到的。

 

              我是不知道他到底怎麼知道這件事的,總之,就是有一天,上國文課的時候,他用指節敲了敲我的桌子,默默地遞了一本筆記本給我。

 

              抄得密密麻麻的筆記本上面,用顯眼的橘色筆寫了一行字:『借妳十分鐘。』我忽然覺得眼眶有點熱。偷瞄了他一眼,他正若無其事地將一本漫畫放在腿上開始津津有味地看了起來。

 

              以我寫字的速度,大概五分鐘就抄完了。不是我要挑剔,不過他的字真的不怎麼漂亮。從鉛筆盒當中找出一隻紫色的筆,我在他顯得有些潦草的那行字下面,寫了三個字:『謝謝你。』

 

               我輕輕的將本子往他那邊推。他過了一會兒才注意到。我沒再看他的反應,繼續聽著老師上課。

 

               所以,我也沒注意到。他看了那紫色的端正字跡後,露出的笑意。

 

              沒認真多久,他的筆記本又再度遞了過來。我一頭霧水的翻開。

 

             『欸,妳不能直接說的嗎?妳坐我旁邊耶!』我發現我有一種想撕了他的筆記本的衝動。冷冷地哼了聲,我用紅筆在他的字下方寫了四個字:『得寸進尺。』偏過頭遞給他,惹眼的紅字立刻引起他的注意。

 

               他的眼神在紅字和我身上來回巡梭了一會兒。隨後,他開始無聲地大笑。他摀住自己的嘴,避免自己笑得太大聲。

 

               我淡淡地看著他的舉動,將那本筆記本拿了過來,用紫色的筆寫道:『你是瘋子?還是忘了吃藥?』將本子還他的時候,我用著看白癡的眼神緊盯著他。

 

               等他終於止住無聲地大笑,一邊擦掉眼角的眼淚,一邊翻開了筆記本後,她又笑了起來。不過這次比較沒有笑得那麼厲害了。他拿起橘色的筆沙沙的寫了幾個字後遞回來:『不好意思,我剛剛忙著打球,忘了吃藥。』我注意到他盯著我,似乎在猜測著我會有甚麼反應。

 

               我維持著面無表情,但在他看不見的地方勾起了一抹好笑的淺笑。

 

               拿起紫色的筆,我想了一下,才在下面又加了一句:『那你先去吃吧。等會兒病發危害到眾人就不好了。』

 

               他拿回去之後,看了看我的字,臉上又是那燦爛的笑容:『沒想到妳也是有幽默感的嘛!本來以為冰雪女王都很嚴肅的。』

 

              『哼哼,讓你失望了真抱歉。』我不是不知道,在班上,因為從來不笑的關係,他們男生給我取了個綽號"冰雪女王"久而久之,大部分的同學如果談到我都直接代換成我的綽號,就算我也在場。雖然說我本人也不介意就是。順帶一提,基於某種我也不知道的奇怪原因,也有人直接叫我"女王"。

 

                又偷瞥了他一眼,他臉上的愉快笑容還是沒換掉。『女王妳其實蠻好相處的嘛!』

 

               看完了這行字,我覺得,心裡有東西在騷動著。那本筆記本,我一直小心翼翼地保留著,直到現在。

 

*                   *                   *

新坑......

先說,這個只有一小部分是羽兒的親身經歷,其餘都是虛構的。

看文愉快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