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一甩抽出一條帶子,你將腦後的髮絲束起。

拿起一旁的眼鏡戴上,修長手指拿起放在桌上的那張薄紙,金色的銳利冷眸掃視過白紙上的滿滿的黑色小字。看著看著,你皺起了眉頭。

放下手上的紙張,你打開了放在旁邊的筆電。

「以為封住那些東西,我就查不到了嗎?」輕輕的嗤笑了聲,你喃喃自語地說道。

修長的手指如跳舞般在黑色的鍵盤上飛快地舞動著,答答的鍵盤敲打聲迴盪在寂靜無聲的室內,顯得特別大聲。

將鼠標移動至那份遲遲沒有打開的文件,你微笑著,在鍵盤上的另一隻手輕輕的敲下空白鍵。文件打開了。

仔細的審閱著裏頭的內容,你滿意地又勾起了一抹笑。

拿起你方才放置在一旁的紙,你推了推有些滑落的眼鏡,比對著。

紙上附著一張相片,而文件中也附著一張相片。紙上的相片可以清楚的看見,那是一個黑髮的男孩,頂多十五、十六歲。雖然是從上拍下來,但還是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少年的長相。

電腦上的文件中,也附了一張照片。這張就稍微有些模糊,應該是要拍的時候那人剛好移動了。但還是可以分辨得出來,這張照片上的少年和紙上附著的相片上的少年,是同一個人。

你往後靠上椅背,嘴上的笑意一直都沒歛下。你很滿意今天查出來的成果。

你低低的笑了聲,愉悅的。

拿起放在一旁的黑色手機,你直接撥號。

「是我。」電話一接通,你便直接省略了那一長串的招呼語。反正你知道,對方並不是會介意這種事情的人。

電話那端沉默了好一會兒:「你想幹嘛?」

「沒什麼,只是想跟你做個交易。」你的笑意愈發濃厚,語調中也摻了不少笑意。

「我們之間沒什麼好交易的事情,安地爾。」對方直接冷冷地說道。

「喔?是這樣啊......」雖然對方看不見,不過你還是撫了撫下巴:「可是我想,你可能會對我這次要交易的事情感興趣呢!」

「......什麼東西?」對方這次沉默了良久,才回答。

「呵呵,是情報喔!」手摘下臉上的眼鏡,輕輕地放置在桌子上。鏡片後的金眸閃著不懷好意的亮光。

「關於誰?」對方簡短地問道。

「是關於褚冥漾的事情喔。」你笑吟吟的說道。

「......該死的!你要用什麼交易?」對方咒罵了聲。

「這個嘛......」

 


聽著對方掛掉後手機中的盲音,你又笑了。

關上手機,你隨意地將手機丟在桌上。伸了伸懶腰,你對今天所有的成果都很滿意。不管是交易、還是情報方面。

你看了看櫃子當中的一張錶框相片,又勾起了嘴角。

「吶,你們還會記取教訓嗎?」

 

*               *              *

 

「褚,」肩上忽然被人一拍,褚冥漾小小的驚呼了聲。但在辨識出是熟悉的聲音後聳起的肩膀便放鬆了下來。

「夏碎學長!嚇我一跳。」褚冥漾微微一笑,壓低了音量對拉開旁邊椅子坐下的夏碎拋去了句半埋怨的話。

「真是抱歉,嚇到你了。」笑了笑,夏碎道:「不過還真巧啊,竟然在圖書館遇到你。」

「啊啊,我來找一點東西,碰巧又提早拿到預約的書,所以就想說在這邊坐一下看完再走。」褚冥漾指了指堆在桌旁的書本,桌面還散著幾張紙、原子筆以及立可帶。

「這樣啊。對了,」夏碎微笑的弧度忽然加大:「想不想聽個故事?」

「故事?」偏過頭,褚冥漾疑惑著。

「嗯,剛剛剛好看到了一個很有趣的故事,聽嗎?」揮了揮手中看起來有點年代的大書,夏碎問道。

「好啊。」點了點頭,褚冥漾轉過頭專心盯著夏碎。

一邊享受著褚冥漾專注的視線,夏碎一邊慢條斯理地翻開了書。

「據說,在千年以前,世界上只有三個種族。人類、精靈以及鬼族。

他們三族和平的相處了好幾百年,直到有一天。

精靈族的王子愛上了人類。」

歪著頭,褚冥漾發問。「王子愛上了人類,所以結束了和平?」

「不。」夏碎搖了搖頭,輕輕一笑:「是因為,鬼族同樣也想要那個人類,只不過,他們要的是那個人類的能力。」

「能力?」褚冥漾不解地問道。

「嗯,」夏碎絲毫沒有被打斷的怒氣,仍舊笑吟吟的耐心回答褚冥漾:「因為啊,那個人類,據說擁有神所賜予的力量。」

果不其然,褚冥漾僵硬了下,但很快便恢復正常。夏碎暗暗在心中笑了。

「於是,鬼族決定發動戰爭。」

「為了抵禦鬼族,人類和精靈決定結盟。為了表示他們的盟約,儘管那人類並沒有真正愛上精靈王子,但他還是同意了精靈王子的求婚。

人族當中,除了擁有神賦予之力的人類之外,還有一個歷代傳下來的古老職位──祭司。傳說中,祭司是負責傳遞神的訊息給人族知道的重要人物。

當代祭司的兒子,也愛上了那名人類。

但是,縱然大權在握,但不論他如何懇求他的祭司父親,他的父親卻是直接拒絕幫忙。

畢竟,兒子愛的那人,已經被許配給精靈一族的王子了,如果這時提出反悔的意見,不但會引起全族的爭論,更嚴重的,甚至有可能引起精靈和人族之戰。到時,如果情況真演變成那樣,世界必定會因為三族的開戰而毀滅。

婚禮匆忙舉行,畢竟不知道鬼族何時會一舉攻打進來。

但是,婚禮進行的過程中卻出現了變數。

鬼族派了人,當場劫走那位人類。

因為這個舉動,被徹底地激怒的精靈王子下令立即整兵,聯合人族攻打鬼族。

祭司的兒子不顧父親的反對,也跟著上了戰場。

而在人族的支持之下,他們非常順利的打進了鬼族的大本營。

但是,當鬼族以那位人類當作威脅時,精靈王子猶豫了。

在精靈王子猶豫地當下,祭司的兒子不顧一切的衝了出去,將那位人類帶了出來。

此舉當然是大大的震驚了三族。但救人要緊,於是,精靈王子帶了幾批人馬也追著他們離開,而剩下的人們和精靈,則是與鬼族陷入了浴血戰。

那場戰役,死傷無數。

後來,精靈王子找到祭司的兒子以及那位人類時,人類已經奄奄一息。

而祭司的兒子則是正奮力抵抗著鬼族的追兵。

但是,一切都來不及了。當精靈王子帶人趕到時,正巧看見了祭司的兒子被利劍刺入胸膛而倒地。

他最後只留下了一句話給自責不已的精靈王子:『讓他幸福。』

而在搶救之後,那個奄奄一息的人類也終究是回天乏術。

那個人類清楚的知道祭司兒子的感情,也清楚的知道精靈王子對他用情有多深。

但他太過善良、不願去傷害任何一方。

所以,在臨走之前,他告訴了精靈王子。

他愛他。」

講到這邊,夏碎頓了一下,看了看褚冥漾的反應。

兩道晶瑩的淚痕劃過褚冥漾的臉龐。

夏碎頓時有些慌了,趕緊遞了衛生紙給褚冥漾。

「為甚麼......為什麼我會這麼的痛呢......?」揪緊了胸口,褚冥漾淚流不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