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上直升機,你便受到了熱烈的......歡迎。

「冰炎!」阿利直接激動的抱了上來。隨後,重重的拍了你的背一下。勾起一抹淡的看不見得微笑,冰炎明白,那是友人放心的表現。

「人平安,就好。」一旁仍扶著褚冥漾的夏碎微笑著拋了一句話過來,不過多年來的搭檔,冰炎從他的字裡行間以及背後漩渦狀的濃黑氣體知道,友人已經瀕臨發飆邊緣。不過,下一秒,夏碎的注意力便直接被轉移。

「對了,這位是...?」放開冰炎後,阿利疑惑的瞥向那個似乎有些筋疲力盡的黑髮少年。

「......他是褚冥漾。」只簡短的這麼介紹一句,冰炎這才發現原來你對他的了解是如此的貧乏。不過,他不願說出來的事情,也不可能去強要他說。

「褚冥漾?」夏碎喃喃念著,眉頭微微皺起。好耳熟的名字。

「呃...那個......」褚冥漾怯怯地發話了:「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朝三個人各鞠躬之後,褚冥漾垂下眼簾:「很謝謝你們連我一起帶走,不過我不能一直跟著你們,這樣會給你們添麻煩的。」

對看了一眼後,冰炎說話了:「既然我們把你救出來了,那我們有義務要繼續保護你。」

「是啊,你就暫時先跟著我們吧。不然你現在也沒有地方可以去不是嗎?」夏碎溫和的笑了笑,和藹地說道。而另一旁的阿利則是點點頭附和兩人。

褚冥漾低垂著頭,不讓三人看到他的表情。

不能隨便就這麼接受人家的好意。將來還不起的。

「......不,不能這樣...」弱弱的反駁著,褚冥漾試圖推拒。

冰炎環著手挑了挑眉。

「別擔心,我們不會害你的。」阿利笑吟吟的這麼說道。

抬起頭,褚冥漾看了看在等他回覆的三人。就這一次,一次就好。讓他接受別人的好意吧!就算以後,會捨不得傷害他們。任性一次。

微微的點了點頭,褚冥漾勉強的牽起一抹笑:「嗯...謝謝。」

但,才剛回完話,褚冥漾便感到一陣暈眩。

「你怎麼了?」扶著他的夏碎最先察覺到異常,

「啊,我沒事的,只是有點頭昏。」勉勉強強扯出一抹虛弱的微笑,褚冥漾才剛說完,便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幸好扶著他的夏碎眼明手快的抱住他,褚冥漾這才免於和地板做親密接觸的危機。小心翼翼的將褚冥漾打橫抱至旁邊的椅子放下後,夏碎轉過身,面對冰炎。

「說吧,他到底是什麼來歷?」環起手,夏碎臉上的溫和微笑不減,但整個人就是很有氣勢,還有壓過冰炎的趨勢。

「...不知道。」接過阿利遞過來的繃帶,冰炎先簡單地將在牢裡時身子上大大小小的傷口做了簡單的包紮。

「不知道?」夏碎似乎有些難以置信。不過,沒多久他便又恢復了原樣。猶豫了一下後,夏碎斟酌著問話:「那...你信任他嗎?」

看著褚冥漾還有些稚氣未脫的臉龐,冰炎失神了一會兒。

是啊,他連他的來歷都不知道,只知道名字,那,真的可以信任他嗎?

抿著薄唇,冰炎知道夏碎在等他的回答。

「是。我信任他。」抬起頭,焰色的眸子直直地對上了紫色的眸子。就在兩人僵持不下之際,一旁看不下去的阿利插了進來:「嘛!既然冰炎信任那就沒問題了,他不會看走眼的。」

「......也是。」夏碎頓了一下,才帶著些許笑意這麼回答道。

「那麼,冰炎,等等我們要去臨時的基地。因為王城被整個燒毀了,要重建還需要一些時日。不過已經派人過去進行重建了。」阿利似乎是鬆了一口氣。畢竟這兩個人如果打起來這架小直升機大概也毀了。

「嗯。」淡淡的應了聲,冰炎蹲下身子,輕柔地替褚冥漾包紮。

夏碎和阿利對看了一眼。就算是從小和冰炎一起長大的他們,也從來沒看過冰炎這麼溫和地替別人包紮傷口。更遑論是那溫柔的眼神了。

「冰炎....」阿利遲疑的開口喚到。

「怎?」正專心在手上的工作的冰炎連頭也沒抬。

「沒事。」拉了拉阿利,夏碎趕緊代替他回答。開玩笑,要是現在問下去大概也到不了臨時基地了吧?

 

「我們快到了。」沉默了一陣後,阿利忽然起身這麼宣布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