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這樣,我們是不是要來個加緊練習啊?」冰炎一臉不懷好意地笑著。...好吧!我認了,今天晚上大概要練舞練到通霄了吧...。

   「呃...這個嘛...我可以說不用了嗎?」我怯怯地舉起手來發問。

   「當然不行。」...靠,那你是問爽的嗎?????這位老大,既然這樣,下次就可以不必問我了,真的。

   「去換舞鞋。等一下沒有要跳街舞。」冰炎告訴我。

   「喔。知道了。」我從放在牆邊的包包中掏出一雙破舊的膚色舞鞋。穿上後,將上頭的結綁好,便站起身,看到冰炎直盯著我瞧。

   「冰炎教授?怎麼了嗎?」

   「沒什麼。不過學校一開學不是有發給你們一人一雙新舞鞋嗎?」冰炎皺著眉看著我腳上那雙早已磨損不堪的舊舞鞋。

   「啊?喔,是啊。不過穿舊的比較習慣嘛!」我稍微伸展了一下腳趾。

   「是嗎?」冰炎沉思著看了一下我。

   「罷了。先來練吧!今天先練一下芭蕾,上次看你跳是跳的不差,但還有進步的空間。」冰炎環著手這樣告訴我。

   「雙人舞注重的都是團隊默契,不管你的舞技再精湛,跳雙人舞時,沒了你的搭檔,你就是沒用的。」冰炎這樣告訴我。這些我早就知道了。

   「你過來。」冰炎朝我勾了勾手。

   我又不是不要命了,所以當然是乖乖走了過去。在我走到大概離冰炎三步遠的地方時,冰炎冷不防的一把抱住我。

   我愣住了。

   在他有著淡淡冷香的懷中很舒服。

   過了一會兒,我才紅著臉推開他。「冰炎...教授...?」幹嘛突然抱住我啊?差點就心臟病了耶!不過我看冰炎倒是笑得一副得逞的樣子。

   「我只是要測測看你的體重。太重我會抱不動。」冰炎一副義正嚴詞的樣子說。

   所以咧?!你就直接問我不就好了?!該說你笨嗎...??

   冰炎直接仍是一臉笑意的樣子放下了音樂。

   「你先自己跳個人的,我再想想要怎麼加入你。」冰炎這麼告訴我。

   於是我便自己一個人隨著音樂舞動了起來。跳了一會兒後,冰炎直接切入我的舞蹈中,完全沒有任何的猶豫或格格不入的感覺。他在我身邊優美的旋轉著,配合著我的舞步,我們兩個彷彿能夠心靈相通。最後,他雙手環住我的腰,輕鬆地將我舉了起來,擺出了一個完美的結束姿勢。

   掌聲從門邊傳來。

   我們倆一起轉過頭去看。

   是夏碎和千冬歲還有庚和喵喵四個人。

   「跳得不錯呀!兩位的默契可真好呢!不是嗎?」夏碎微笑著對我們說。

   「你要現在比?」冰炎真不愧是冰炎,依然冷靜自如。

   「果然是冰炎,真聰明。當然是現在比囉!裁判呢,」夏碎笑吟吟的指向一旁的喵喵和庚:「就由她們兩人一起當吧!我和歲剛剛在要過來的路上遇到她們。沒問題吧?」

   「當然沒問題。我們用剛剛的那首當比賽曲就好了。換你們跳。」冰炎直接說。

   「這樣啊!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囉!」過來吧!歲。」夏碎和千冬歲走到教室的最中間,並將一片音樂片子交給冰炎。

   音樂自音響流瀉而出。這是一首柔柔的古箏曲。

   雖然曲子是柔柔軟軟的,不過這樣子更顯出他們倆十足的默契和柔中帶剛的舞蹈,令我著著實實的吃了一驚。

   差不多4分半鐘的舞曲很快就完結了。我們禮貌性地給予掌聲。

   「那麼,經過喵喵和庚庚的討論過後,勝出的組別是...」喵喵故意懸著不說,讓我緊張了一下。

   「漾漾和冰炎教授!」夏碎和千冬歲也跟著一起拍手。

   「夏碎和千冬歲要更加的努力唷~」喵喵可愛的側著頭對笑得一臉燦爛,但背後黑氣有漸濃趨勢的夏碎。

   「感謝指教。」千冬歲很有禮貌的敬了個禮後,便拖著自家兄長兼老師走了。喵喵和庚老師也向我們道別,各自解散了。

*       *        *

       總覺得時間流逝得好快,一眨眼,明天就是大賽的第一天了。

  「冰炎教授,明天開幕儀式之後可以先留下來觀賽嗎?看完喵喵她們的就好。拜託啦~」晚上,我一邊拉筋,一邊詢問著冰炎。因為夏碎和千冬歲跟我們一樣在下午比,還有萊恩是報單人組的,也在下午。所以只有喵喵她們是早上的,而且還是第一個。

   冰炎環著手想了一下,焰紅的眼眸緊緊盯著我:「你要看也是可以,」喔!太棒了!!!「真的啊?」今天冰炎是轉性了還怎樣??這麼好心哪~

  「不過呢...你等一下的練習要完全沒有出錯。還有,」甚麼嘛!還以為冰炎今天佛心來著地說...不對,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剛剛冰炎說了甚麼??完全不能出錯??這怎麼可能嘛...老大你也幫幫忙,就連我姊也會有出錯的時候,更何況是我...而且,拜託,這後面還有但書啊?!

  「看完之後就給我立刻過來練習!」冰炎看著自己的學生多變的表情,覺得很有趣,嘴角不禁勾起了一抹似有若無的微笑。

  「呃...冰炎教授,都不能出錯好像有點...太困難了。」

  「沒有把握就不要跟我談什麼其他條件。」冰炎淡淡地看了我一眼之後這麼對我說。

   我哀怨地看著冰炎。

  「別想裝可憐。今天只要把之前的基本動作都複習一遍就行了。這樣子夠簡單了吧!如果你連基本動作都可以出錯,你明天大概也沒有機會了。」冰炎別過頭,撥弄著盒子裡的音樂光碟。嘖,真是的,差一點就動搖了。他大概也沒辦法忍受那黑髮孩子這麼可愛的表情和樣子吧!

  「...喔。」我心不甘情不願的應了一聲。

   暖身之後,我開始一一複習所有舞蹈的基本動作。我小心翼翼地踏出每一步,深怕有任何閃失。

   複習到一個段落時,冰炎要我停下動作,叫我過去。

  「怎麼了?教授?我有哪裡出錯了嗎?」我緊張得慢慢走過去。

  「目前還沒有,繼續保持。先休息一下,三分鐘後繼續。」冰炎難得好聲好氣的對我說著。

   三分鐘之後,我自己站起身繼續剛才的練習。

   還好之後都還蠻順利的,看來明天應該是可以去看喵喵她們的比賽啦!說到這個,為什麼我會堅持一定要去呢??因為呢...喵喵昨天笑得一臉燦爛的問我們三個要不要去看她們比賽,另一手還一邊甩著道具用的長劍,一臉就是如果不去你就....的表情。

   我看了下時鐘,不知不覺當中已經十點了。

   我繼續跳著。

   冰炎默默地看著。

  「好了,今天就這樣吧!先回去休息了。」冰炎揮了揮手要我先回去休息。

   我隨便擦了擦汗,直接套上外套。

  「冰炎,你不一起回去嗎?」我一邊背好包包一邊問他。

   他背對著我翻閱著一些東西:「不了,你先回去吧!好好休息。晚安。」

  「嗯,喔。晚安。」說真的,冰炎跟我道晚安倒是有點嚇到我了。

   我在他背後鞠躬後,便開門走回了黑館。

   我所不知道的,是冰炎在我離開後,沉思的盯著我逐漸遠去的背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