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軟的唇瓣上似乎還帶著甜甜的味道,令冰炎欲罷不能。但他仍控制著自己,只印了一個輕如蝶翼的吻在褚冥漾的櫻色唇瓣。

   他趁自己還沒失控前,趕緊離開那令他難以控制的唇。他可不能保證再吻下去會出什麼事。

   褚冥漾呻吟著,眼睫輕顫。但他並沒有醒來。

   冰炎輕輕將他的髮略到耳後,凝視著他的睡顏,不禁感嘆,為什麼會有人能夠如此純淨無瑕??彷彿忘了回到天上的天使。

   你還記得,他來你的教室的第一天,你就發現了他的與眾不同。當所有人都在低聲抱怨你的教學模式時,他並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地聽著你放的音樂,自信的微笑著。當然,他的表現出乎你的意料之外,幾乎是全班最出色的。但你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默默地看著他,看著他的表現一次比一次令你驚豔。他很顯眼,在人群中,你一眼就可以認出他。在你眼裡,他就是這麼特別的存在。他也是你第一個親自指導的學生。這一切的一切,臉你自己都不太懂為什麼,但是,身為旁觀者的你的好友,夏碎,卻一副很有趣的笑著一語道破了你一直搞不懂的事情:「你戀愛了。」

   你不會告訴他你的感情,也不想告訴他。你怕會嚇到他。如果連原本的師生關係都做不成,那你寧願維持原本的樣子,只要能夠守在他的身邊,你也甘之如飴。

   瞄了下時鐘,也快兩點了。你也感到有些倦了,便輕輕地在他身旁躺下,輕柔地將他的身軀攬進懷中,滿意地看到他往你懷中縮了一下。

   褚冥漾的身上散發一種甜甜的香氣。他的嗜吃甜食的喜好你是知道的,說不定就是因為這樣,他身上才總是有股說不上來的甜香。那令你著迷不已的甜香。

   隨著他身上的甜香,你也慢慢睡著了。

*  *  *
   我咕噥了幾聲,往身後的溫暖源縮了縮身子。

   等等,溫暖源?

   緩緩睜開眼,躍入眼中的是一片流洩的美麗銀紅。

   「教...授?」我眨了眨還有些迷濛的眼,冰炎那俊美的臉龐就在我旁邊。好吧!這真的已經不只是震驚的程度了,這根本是雷擊的驚嚇了啦!!!!!!

   「早安。」他慵懶地向我打了個招呼,銀紅參雜的髮隨意的披散在他的肩上。

   「呃...早啊...」我猶豫地和看起來心情異常好的他打了個招呼。

   「快起來,等一下要先到會場去聽下一場的規則。」冰炎起身坐在床沿說道。

   「嗯喔。」不要以為我聽不出來他不想談這個...

   等到我們倆梳洗完畢,便慢慢散步至禮堂。因為時間還早,所以進去的時候沒甚麼人。不過倒是有看到千冬歲和夏碎。千冬歲一看到我們,就朝我們揮手。

   「早啊!漾漾、冰炎教授。」

   「早。千冬歲你怎麼這麼早就來了?」我好奇地說。

   千冬歲的臉龐閃過一絲紅暈,而且眼神似乎一直飄向夏碎。而夏碎倒是維持著他平時的溫和笑顏,一點也看不出來發生甚麼事。不過我想我還是不要過問好了。

   閒聊之中,人群已經聚得差不多了。

   在大家都開始竊竊私語的時候,扇董事從舞台簾幕後蹦了出來:「哈囉~各位,現在先恭喜各位,希望大家不要馬上就被淘汰啦!!」她笑吟吟的說:「那麼,回到正題,進入決賽的各位,因為兩天決賽太麻煩了,所以就今天定勝負囉!比賽題目不拘,不可以亂換搭檔唷~這次的評審呢,就是全體觀眾。由今天晚上的投票結果決定前三名,請大家好好加油哦~對了對了!等一下上台的順序是...只要你想上台,就上台,開始之前,記得報隊名給大家哦!那就醬子啦!」

         

         聽完扇董事的講解,全場一片嘈雜。

   我瞄了坐在一旁的冰炎一眼,見他仍是沒什麼表情的樣子。不過,他的唇角帶著很淡很淡的笑意,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的。

   「我臉上有東西嗎?」冰炎似笑非笑的打斷了我的凝視。我忽地紅了臉。

   「沒...沒有。」低下頭,不讓自己的視線和冰炎的對上。奇怪了,我這是怎麼了?他是教授耶!我幹嘛要看他看到臉紅啊?天啊!我怎麼啦?

   冰炎好笑的看著一旁的褚冥漾臉色一會青一會白,末了還自己用力地拍了拍雙頰。呵,真可愛。冰炎的唇角不著痕跡地又上揚了一點。已經...開始會注意到了呢...。

   在眾人一片混亂之下,想當然爾,誰都不會想當第一個上台的組別。

   不過。

   「既然沒有人要打頭陣,那就由我和千冬歲來吧!」夏碎笑笑地說完,便和千冬歲一前一後的上了舞台。全場靜了下來。

   夏碎微笑著朝觀眾點了點頭示意,而一旁的千冬歲則是不知何時已經換上了一套看起來樣式應該是和服的衣服。深紫色的,沒有任何的花樣。而夏碎則是本來就穿著和服,不過是淡紫色的。兩人的服裝搭配起來,一深一淺,別有一番風味。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整個場子的燈都暗了下來。只剩下舞台還亮著。

   紛飛的櫻瓣舞落。

   柔和的音樂奏起,台上的兩人都沒有動作。

   接著,定在一個重音後,音樂越來越強、越來越烈。

   各據舞台一角的千冬歲和夏碎這才舞動了起來。白色的光芒閃過,森森白光不停在舞台上舞著。

   「劍舞。」冰炎似是見到了什麼有趣的事物一般低低的笑了:「夏碎,你真聰明哪!」劍舞,雖然是個危險的賭注,畢竟冰炎熟知友人並不擅常劍舞。不過,比起一般人還是好了些,如果是第一個參賽者的話,就有一半的機會可以得到觀眾的青睞。

   我瞪大了眼。光是想到劍舞這個主意,就略勝了我們其他人一籌。

   舞台上,刀與光、劍和影交錯。交織出了一片雪白的寒光。

   淺、和深紫交錯,在白光中,更顯明亮。兩人是如此的有默契,雖然是互相攻擊的樣子,不過只要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其實兩人的劍只是做做樣子罷了,連碰都沒碰到。但兩人的身子是貼的極近的。

   刺出的刀聲響亮的在整個場子中迴響,每一聲,都是如此的尖銳、有力。伴隨著音樂的聲音,更顯得清脆。

   一曲結束,兩人同時躍向後了一大步並一起優雅的持劍行禮,看上去一點兒都不喘。

   兩人下台後,現場仍是沒有人敢上台。畢竟方才兩人的表演可稱得上是精湛。忽然,一股拉力跩著我。我只看到千冬歲微笑著對我說加油之後,我就站到了台上。
   
   茫然地看著台下群眾,台下則是一片興奮的竊竊私語。

   大腦慢慢地轉了過來,轉過頭,果不其然看到了那個把我拖上台的罪魁禍首正還著首戰在一旁挑著眉看我。

   「教授...」

   「跳就對了,你就配合我跳就好了。現在不上場,我們也沒機會了。」冰炎壓低聲音在我耳旁說道,便開始了動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