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眼前的美食,我倒是不怎麼想吃。

  「漾漾,你不吃一點嗎?你平常不是最愛吃蛋糕的嗎?別再一直東張西望了啦!」喵喵拿了盤精緻的小蛋糕遞給我。

  「嗯,喔。謝謝妳。」我接下那盤蛋糕,有些食不知味的吃著。

  「漾漾,你是在找冰炎殿下嗎?」一旁的千冬歲很優雅地端著一杯茶,笑笑地看著我一直東張西望。

   一下子就被識破心中想的,我有些不好意思,吶吶的說:「才不是...。」

   千冬歲道是笑著跟我說:「漾漾,等一下冰炎殿下一定會第一個來找你的啦!別擔心。」我只好點點頭,低下頭,戳著盤中的蛋糕。

   忽然,一隻白晰有力的大手將我拉到一旁角落的陰暗處。我下意識地想要挣脫開那隻手,直到身後那人出聲:「褚,是我。」

   低沉的熟悉嗓音,讓我一瞬間放鬆了警戒心:「冰炎。」我轉過身,手輕輕地環住冰炎。

   他大力地將我摟進他的懷中:「先回去了。」說完,他就丟下一個傳送陣,抱著我,踏進了傳送陣。金色的光芒消退,我們回到了房間。

   冰炎低下頭,輕輕的吻著我的唇。輕柔如蝶翼的吻輕輕地啄著我的唇,我不禁閉上眼,享受他的溫柔。不同於以往的熱吻,這次他只是輕輕地小心翼翼的吻著我。

   一吻結束,我鼓起勇氣,伸手環住他的脖子,在他頰旁輕輕一吻。

   我感覺的到他因為我的舉動而顫了一下,讓我得意了一下。我墊起腳尖,在他耳邊呢喃:「我愛你。就算明天你娶了妻子之後,我也會繼續愛你。」我說到後面,竟然有些哽咽。我努力克制著,讓淚水不要滑落。

   他猛然震了一下,將我摟得更緊:「我不會娶別人的。」

   糟糕,眼淚要流下來了。我還是哭了。只有一直流淚而已。

  「那怎麼行呢?你現在是堂堂的國王,你一定得選一個妃子呀!」我壓下哽咽的聲音,輕輕地推開他,轉過身子,不想讓他看到我臉上的淚。但,微微顫抖的肩膀出賣了我。冰炎從我的背後環住我:「我說我不會娶別的女人就是不會娶。別哭了,我會一直在這的。」

   其實心中正期盼著他這樣的回答。我是自私的。我想要永遠擁有冰炎,和他在一起,永遠。不知何時,我變得貪心了,也變得如此不可自拔的愛他。

   冰炎沒有再說什麼,只是一直抱著我。直到我有再度哭到睡著。

   隔天清早,我難得的比冰炎還要早起。我輕輕掙脫開熟睡著的冰炎的環抱,靜靜地望著他熟睡的面容,悄悄在他額上留下一吻。便起身去梳洗。

   焰紅的眼倏的睜開,當中滿是笑意。

   我弄好之後,冰炎也已經醒了,西裝也穿好了。

  「咦?冰炎,你的領帶歪了。」我不自覺的上前幫他繫好領帶。等我回過神,只見冰炎一臉驚詫的望著我。我有些難為情的撇過頭。殊不知,冰炎又微微地笑了。我催促著冰炎,要他先去會場,並向他再三保證我等一下就到後,他還是滿臉的不放心的走了。

   他一走,我全身無力的倒在床上。要我去看冰炎選妃子的過程...這是何等的殘酷...。我抹了抹臉,深吸了一口氣,低聲告訴自己:一定要去。我起身,套上昨天的禮服長裙,撥弄了一下應該是不會恢復短髮的長髮,反正這是最後一次了,就扮的漂亮一些吧!朝鏡子扯出了一個虛弱的微笑之後,我便動身前往會場。

   這個大廳是昨天舉行冊封典禮的地方。

   不過今天,女性賓客變的很多,而且全都興奮的竊竊私語。我一進去會場,就莫名地遭到了許多瞪視。奇怪,這是什麼時候結的怨啊??在我百思不解時,千冬歲一臉笑吟吟的出現在我前面,一身標準的和服。

  「漾漾,過來吧!」千冬歲笑著將我拉過去另一邊,喵喵和萊恩都在。

  「再等一下就會宣布冰炎殿下所挑選的妃子人選了。」喵喵興奮地告訴我。我只能勉強扯出一個微笑來回應她。

  「各位貴賓,歡迎。現在,即將宣布妃子人選。」賽塔柔柔的聲音響起。我覺得我好像沒有勇氣繼續聽下去了。

  「冰炎殿下所挑選的妃子是,」我感到心臟一陣揪緊,使我差點無法呼吸。

  「褚冥漾。」賽塔笑吟吟的一字一字念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琴羽兒 的頭像
琴羽兒

Legend

琴羽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